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十二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十二)想抱你,像过去那样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女朋友的时候,赵启平的周末特别贫瘠,看书看电影,喊小顾一起打游戏,反正能不出门就不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两个周末,赵医生游戏都没上线,小顾感觉很反常。又赶上都不值班的周六,赵医生快到中午还是没动静,她直接在微信上问:院草小哥哥怕不是有了相好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正坐在邻居家几万块的按摩椅里,一边享受一边等邻居做饭,手机差点没吓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!别瞎说。”赵启平发了条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顾很快语音回他:“哎哟喂,这么紧张!大周末的不上线,老实交代,又被哪个小妖精缠上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往厨房看了一眼,没有小妖精,只有系着围裙颠勺的老流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顾护士,哥不在,你是不是输得心态爆炸了啊?啊!谭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正发语音,按摩椅开始按小腿,他腿上没肉,按摩轴大力揉搓特别疼,他动弹不得,又操作不熟练关不掉,急得大声叫:“谭宗明——啊!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厨房又炒菜又开抽油烟机,谭宗明过了两秒才听到,赶紧关火出来,赵启平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:“快!快关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关了按摩功能,看赵启平抱着小腿直吸气的模样特别好笑,“叫得惊天动地,我以为怎么回事呢。怕疼你还选最强模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知道这么疼!你也不告诉我!”赵启平狠狠瞪他,“从医学角度讲这个设计一点都不科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责任在我,没买好,也没提醒好。”谭宗明顺着他,自然地蹲下来帮他揉腿,动作很轻,揉了一会儿抬头问,“好点没?还疼不疼?”
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,赵启平一愣,赶紧把小腿抽回来,“好了好了……不疼了。你快忙你的去吧,菜别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站起来摸摸他的头顶,“菜马上好,洗手准备吃饭。下次强度调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到厨房,赵启平还抱着小腿发呆,旁边手机嗡嗡个没完,拿起来一看,小顾已经轰炸了好多条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小哥哥?什么痰?谁有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你上不上线?不上我去看电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痰找呼吸科老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今天我不上了。”赵启平放下手机,专心等待食物。


        中午主菜是清蒸鲈鱼和炒蟹,家常做法,特别香,赵启平就着吃了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很有成就感,他好久没做饭了,平时哪有时间?也就是最近为着赵启平,才把手艺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赵启平吃得专心,谭宗明问:“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净挑他喜欢的做,鱼和蟹都买上好的,怎么会不好吃?赵启平淡淡地说,“挺好。”过一会儿放下筷子,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“谭宗明,下午去看电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你想看什么?”谭宗明表面平静,内心受宠若惊。下午本来要去公司一趟,当即决定不去了,微信告知下属自行处理,今天君王不上朝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想看最新上档的片子。他们没去私人影院,没去VIP,也没有电视剧里夸张的“包场”,就挑了一家普普通通的影院,赵启平还买了团购打折券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几年没进过这种电影院,他太忙,对近年的电影也不感兴趣,最多心血来潮,去朋友会所里看场老电影。电影院的气氛很陌生,可是又有一种闹哄哄的愉快的亲切,让他觉得一来一去“浪费”三四个小时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半是因为赵启平,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入场的时候,谭宗明排队去买了咖啡和爆米花,满满一大桶。赵启平抱着爆米花桶,成功引发方圆5米内小朋友的羡慕嫉妒与嚎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买这么多,幼稚死了。”赵启平皱眉,正要埋怨,有人大力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医生!这么巧!”小顾护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从他桶里抓了一大把,“缘分呐!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倒吸一口凉气,脊梁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想好对策,小顾已经惊掉了爆米花:“多金帅大叔你……你……亲自来看电影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顾护士,这么巧?”这种时候,谭宗明永远处变不惊、落落大方,自然地站在赵启平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顾看看他,又看看赵启平,脑子有点不够用,“赵医生……你们一起?我这……信息量有点大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耳朵红得发烫,坚持和谭宗明保持10公分以上距离,“我们是……巧了!电影院遇见的!是吧谭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特别怕谭宗明又要“宣示主权”,再干出青海湖边那种事,紧张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很淡定,温和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松了口气。小顾不太信,咬着后槽牙小声问:“赵医生,此谭非彼痰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谭宗明没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呀不要说了电影入场了!”赵启平浑身写满尴尬,推着他俩往里走,特别想一头扎爆米花里,再也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部悬疑恐怖片,赵启平一秒都没入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实才是最惊悚的恐怖片。小顾座位居然就在他俩正后方,伸手就能从他桶里捞爆米花的距离。赵启平从头到尾大气不敢喘,生怕流露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顾忙得很,一会儿看电影,一会儿看他俩,一会儿又趁捞爆米花近距离看他俩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倒是泰然自若,看得很投入。赵启平几次三番让小顾吓得心惊肉跳,他都没什么反应,好像真的是碰巧遇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结束,谭宗明绅士地表示要请小顾护士和赵医生吃饭,“既然这么巧,不如一起吧?好久没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“演”得像模像样,完全是偶遇的姿态。一顿饭下来,基本打消了小顾的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这点小把戏,对他来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您一个霸道总裁,这么平易近人,回到上海,还能把我们这些小医生小护士当朋友。”小顾由衷感慨,“是吧赵医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吃得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谭宗明是顺着他意思来的,也清楚谭宗明的时间、精力有多宝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海多少人求着盼着和谭宗明吃一顿饭,谭宗明却愿意放下一切,来陪他做一场戏,就为满足他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占有欲也可以放下,谭宗明自己的尊严也可以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心里又酸又热,满溢出一股冲动,想抱一下谭宗明,像过去那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谭总确实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毫不避讳地看着谭宗明说:“我早就发现了。小顾,其实我跟谭总是邻居,也是……无话不谈的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小顾:无!话!不!谈!请问你们一般在哪儿谈?

爱一个人,是低到尘埃里,陪他做戏,陪他荒唐,而且甘之如饴。


我已经大好啦~~谢谢小可爱们~~

评论(96)
热度(609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