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十一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十一)纠缠


        就你会买手机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不吃这套,新手机丢回给谭宗明,话也不说,扭头就走。谭宗明赶紧拉住他:“启平,你听我说,咱俩之间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大力甩开,根本没有要听的意思。谭宗明不想在医院里拉拉扯扯,像什么样子,可眼下只能硬拽着不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僵持,突然耳边炸裂一声大喝:“嘿!你干什么呢!撒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一高壮青年直插进谭宗明和赵启平之间,一肘子给谭宗明推了个趔趄。“说你呢!你什么人,怎么动手呢?患者家属啊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米九有如天降,挡在赵启平面前,怒斥完谭宗明,回头小心翼翼地问:“赵老师,您没事吧?他没怎么着您吧?要不要叫保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这是怎么话说,怎么成医闹了?谭宗明看这小伙子路见不平的样子,简直哭笑不得,赶紧解释:“不是,这位兄弟您误会了,我和你们赵老师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米九又警惕又怀疑,一边防医闹一样不让他靠近,一边问赵启平:“老师,您认识他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也让一米九镇住了,看谭宗明那副崩溃模样,有点想笑,但强行憋住,一本正经地说:“啊……不熟。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米九这才有些放心,把胳膊放下,容谭宗明靠近一步,想想又认真嘱咐他:“这位先生,有话好好说,别冲动,我们赵老师脚受伤了,不能这么拉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分钟不到,你老师的隐私就让你泄露了!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才不想让谭宗明知道他受伤,趁一米九挡在前面赶紧上车。谭宗明一听特别着急,赶着问他怎么受的伤,现在怎么样,能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骨科大夫,不用你费心。”赵启平拒他千里之外,招呼一米九上车,“那个……谁,你住哪儿,今天赵老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,现在地位比不过一傻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真是,到哪儿都受欢迎。谭宗明站在原地,看赵启平开车走远,气儿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怎么办,追呗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末晚高峰,路上车多人多,赵启平仗着车技好钻来钻去,生怕谭宗明跟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钻了一阵子遇上红灯,借机在后视镜里找了半天,根本没有保时捷的影子。一米九善解人意:“老师放心吧,他没跟过来,我一直盯着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心里升起一股小小的失望的火苗,他赶紧跺灭,告诉自己和一米九:“无所谓的,随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把一米九送回家,他去超市买了各种零食和速冻食品,准备在家叫个外卖,看部电影——就像过去的几个周末一样,像曾经很多很多个周末一样。没有爱情滋润的日子,他一样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叫外卖,还要把原来裂缝的旧手机找出来,SIM卡插进去照样能用。这样也好,他的生活彻底没有谭宗明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想边把车停妥当,赵启平拎着两大兜食物往电梯间走。刚要腾出手来按电梯,有人帮他按下上楼的按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……”赵启平一天里第二次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火气蹭蹭往上蹿,抡起购物袋就要打人,看看自己买的都是薯片,实在不趁手,想往下翻速冻饺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!启平你别冲动!人民医生不打人啊!”谭宗明连忙拦住他,脸上还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往后闪了一步,坚决不和谭宗明产生任何肢体接触,恶狠狠地瞪着他:“你怎么找到我家?钱途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可以找人查嘛。跟钱老板没关系啊,别怪人家。”终于搭上话了!谭宗明抓住机会多说两句:“启平,那天是个误会,我真的突然有急……你脚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梯简直是故意作对,他正要解释,电梯门一开,赵医生溜进电梯里,狂按关门键,他要往里挤,赵启平手脚并用往外推,伤脚受力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心一软,电梯门在他面前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!这剧本不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一向不是别人哭着喊着要爬上我的床吗!谭宗明满头大汗脱掉衬衣,只穿一件T恤,认命地等电梯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伤脚没好利索,一通踢腾有点不舒服,但他顾不上那么多,出电梯一瘸一拐跑回家,关上门心跳才慢慢平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还是跟以前一样温润。不管他态度多恶劣,那边始终笑得温和得体,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完全掌握,好像这段感情里失控的只有赵启平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妥协,不要回头。他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。为什么谭宗明一直高高在上,为什么谭宗明示好他就要回去?为什么他主动了那么久都不成功,谭宗明主动一次就成功?

        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门外按一百次门铃也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晚,赵启平按部就班地入睡,刻意不让谭宗明的出现打乱任何节奏。睡到半夜,他突然在一阵寒意中醒来,眼前一幕一幕全是谭宗明的影子,全是他们聊过的故事,一瞬间心跳加剧手脚冰凉,枕边一片濡湿,不知是泪是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他强撑了那么久都是假象,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关系失去谭宗明不要紧,不过是不堪一击的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彻底清醒过来,他在黑夜里坐起身,反思过去许多年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赵启平的世界里,爱情总是唾手可得,被爱一直理所当然。可是谁规定你喜欢人家,人家就一定要喜欢你?谁规定你告白,人家就一定得听着?谁规定你放下身段,就一定能追到手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和谭宗明也许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们彼此莽撞,也互相伤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晚,谭宗明是被隔壁大姐撵走的,因为按门铃太吵影响孩子写作业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车停在赵启平家小区门口,看来来往往的行人,没有一点办法。原来在意一个人是这种感觉,你不会气他跟你发脾气,不会气他不听你说话,只是担心他晚饭有没有吃好、脚伤有没有关系、没有手机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……名片……谭宗明心里一动,翻出赵启平当初塞给他的名片,上面果然有一行邮箱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过世界级大世面的谭老板心里就四个字:

        天不亡我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啊今天好多了!特别感谢出谋划策的小可爱们!没有别的本事可以回馈,所以加更一次吧~别担心今天真的状态回升了~又及如果(当然没有最好)大姨妈有点困扰,请一定看昨天的评论!评论里都是天使!



评论(210)
热度(790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