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将就(十三)

目录在这里呀~】


(十三)做朋友做兄弟,不行吗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打死也不要这幅样子回骨科,以后还能不能训实习生了!

        急诊刘大夫也赞成:“回家躺着吧,下午再来打个消炎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见赵启平脸色极差,虚得不行,很不放心:“医生,他这样回家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不行他自己回家观察观察不就知道啦?”刘大夫轻描淡写边说边走,“饿两天还是一根好院草。慢走啊赵医生,我们出去接病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副“你看吧”的表情,配上煞白的小脸儿,真让谭宗明没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医院时早高峰已经过去了,路上不堵。谭大老板亲自开车送小赵医生回家。赵启平坐在副驾驶座,自觉玷污了豪车的空气,把车窗开了一条大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里闷?闷了咱开一点空调,外面冷,别吹风。”谭宗明把窗户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……吹一会儿。”赵启平坚持打开一条小缝,赶紧转移话题,“谭总今天不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我上什么班。”谭宗明今天本来一天的会,但他一早把事情全交待给安迪,另附八个字解释:小赵生病,天塌勿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心里很过意不去:“我没什么大事,你不用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看他一眼,叹了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等红绿灯的时候,赵启平小幅度地在座位上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不舒服?”谭宗明伸手摸他额头,摸了一手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恶心劲儿又上来,只能点头。谭宗明侧过来,帮他把座椅放平些。“这样是不是好点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佬半个身子悬空在上方,距离极近,赵启平脸唰地红了,心里只有一个声音:千!万!不!要!吐!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硬憋到家,一下车赵启平蹲在车库门口吐了半天,全是胃酸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拍他后背,着急又没辙:“你看我说回家不行吧?要不咱们回医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以后再也不用想什么帅哥包袱了,脸已经丢尽了,再也没有什么形象了。赵启平破罐破摔,伸手求拽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半抱着扶他起来:“回家能行吗?我送你回医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,温和又坚定,赵启平心里那道墙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行。背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家是一个50多平米的LOFT小公寓,挑高两层,色调明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进门把人放下,谭宗明还沉浸在“受宠若惊”的心情里无法自拔。赵启平挣扎着爬到二楼洗澡,他不好再跟,只能在小公寓里转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赵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空间利用特别好,一楼厨房、餐厅、会客厅,居然还放了一套小型家庭影院。二楼卧室、卫生间,书架顺着楼梯建,整整一墙的书。楼梯拐角有个大飘窗,传说中的懒人沙发就在这儿,上面好大一个坑。谭宗明脱掉外套躺上去,顺手从书架上抽一本书,方便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《解忧杂货店》——挺会过日子啊小赵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拿手机一一拍照留存,楼上赵启平洗完澡,换一身干净衣服,摇摇晃晃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浅灰抓绒卫衣,衬得他像个中学生。谭宗明赶紧去扶,心里也轻松起来:“怎么样?要不要喝点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摆摆手,招呼谭宗明随便吃点什么,开了音乐,卷一条毯子,扑进懒人沙发里窝着。谭宗明把粥煮上,又自己找了吹风机,坐在地毯上帮他吹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大老板生平第一回伺候人,业务非常不熟练,好在赵启平安静又配合,睁着大眼睛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乖得像一只猫。谭宗明抚摸他的发丝,暖风吹过,心上也一阵柔软。


        锅里米香飘散开,小公寓里全是白粥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盛了一碗,坐到赵启平跟前:“只有汤水没有米,喝两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摇头。谭宗明放下碗,把他额前碎发撩开,“胃还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更难受。赵启平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该说的话你为什么不说呢?为什么不问我呢?成天这样有什么意思?

        生病总是让人变得敏感又情绪化。他特别烦躁,一面想就这么暧昧着,让谭宗明无休无止地对他好下去,一面又想做个了断,是成是败别再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从小到大,他从来没主动追求过任何人,开不了这个口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担心他的身体,碰碰额头又掖掖毯子,“小赵,不行咱还是回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突然握住他的手,紧紧盯着他的眼睛:“你就没别的要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赵……”谭宗明刚要说话,就见赵启平闭上眼,一滴眼泪从眼角渗出来,流进沙发里,洇成一小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心痛?从今天早上到现在,谭宗明是一点一点全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赵启平的手拉过来,放在唇边吻了一下,轻轻擦掉他的泪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说的你都知道。你的答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眼泪渗出来。赵启平仍旧闭着眼睛,手在颤抖。骄傲如他,是极少流泪的。但遇见谭宗明以后,眼泪、情绪和心,都像是有自己的想法,他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很久,谭宗明觉得有一整天那么久,赵启平才睁开眼睛,灼灼地望着他:

        “做朋友,做兄弟,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小赵。”谭宗明一下一下拨弄他的留海,“对不起,我没法将就。”


      TBC

【啦~啦~啦~终于憋到这一天~聪明人的最大问题是想太多。因为深情,所以心惊。】

【最近陪朋友看房逛样板间,看到一个小跃层特别美貌,顺手给我们小赵搞了一套,算是私设吧~希望小赵住一间有设计感的小公寓,读书听音乐,内心有自己的坚持和勇敢。】

【推荐《解忧杂货店》~】

评论(177)
热度(1012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