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八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我的目录


本章预警:他俩打架了……


(八)是非对错,怎么勾销


        “‘该拿你怎么办’,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像听到一个笑话:“说这话的,不该是我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对上他的眼睛,就知道从一开始,他所有的强势入侵,赵启平都洞若观火,而且是冷眼旁观、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当年的商界新秀,赵启平也不是年轻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,足够他们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,成长为另外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都是假的,对吗?”谭宗明一步一步走近,“你觉得这段时间我对你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有再后退,他迎着谭宗明的目光,冷冷地回敬:“难道还能是真的?你是让我相信,一个身家不知道多少亿、经常上财经新闻的大人物,在挖空心思追求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在做什么?”谭宗明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深深看他一眼,又把目光挪开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简直要气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赞助你们送医下乡,丢下工作跑到青藏高原上去看你,放着佘山的家不住,搬到你旁边,你觉得我图什么?赵启平,别骗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骗自己?到底谁在骗自己?谁入戏太深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连日的愤懑终于爆发:“谁让你来的!?都十年了,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行吗?都过去那么长时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多久我都忘不了!”谭宗明的怒火瞬间被点着,吼得赵启平一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激动之下口不择言,完全没意识到这几句话,相当于扇了谭宗明一耳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一声不响就走了,电话换了,邮件不回,我找遍你的师兄师姐,没人知道怎么回事。你还算准我公司上市那几天,我根本没精力没时间回国找你。那阵子我过的是什么日子?平平,你那时候可真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低着头,像是难过,又刻意掩饰:“所以,你现在是想揍我一顿,还是要我补偿?说出来,我照办。别再玩那些感情游戏来耍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怒极反笑,上前一步,赵启平以为他要动手,条件反射缩了缩脖子,谁知谭宗明卡住他的下巴:“放心,不揍你。补偿我?行啊,陪我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赵启平想躲开,谭宗明手上加力,在他下巴上捏出红印。赵启平忍痛挣脱,一拳打在他脸上:“谭宗明!你别太过分!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压根就没想过赵启平会打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前小赵同学在他眼里,就像猫科动物的幼崽,每天嗷嗷着要征服世界,摸两下就乖顺又柔软。偶尔闹情绪,一哄也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赵启平生出了爪牙,还把最锋利的一面朝向他?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拳打在鼻侧,谭宗明被打得一愣,鼻腔发痒,用手去摸,才发现流了血。他回过神,猛推了赵启平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他身高体重就占优势,平时又注重锻炼,天天医院到家两点一线的赵启平完全不是对手,被推得撞在墙上,后脑勺“咚”地一声,没等还击就被钳制住脖子,动弹不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不是说要照办吗?我说一句你就这个样子?赵启平,十年,你也该有点长进,分得清好歹。什么叫玩感情游戏耍你?真想报复你我用得着费那么大劲?你怎么就不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不明白我对你从来一片真心!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感觉不到此刻自己有多凶狠,只能看到赵启平一直在抖,但又极力忍耐,一声不吭,也不反抗,像是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舍不得弄伤他,谭宗明松开手,狠狠擦去自己脸上的血迹。赵启平捂着脖子咳嗽两声,慢慢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我……对不起你。如果你觉得我能补偿你什么……你就……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说得平静又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却觉得比声嘶力竭更令人心碎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想伤害、欺辱赵启平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十年前还是现在,他从没想过伤他分毫,更别说报复。强势进攻背后,作祟的不过是那点不甘心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意的是赵启平始终不懂,也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如今是人人羡慕的“成功人士”,在感情世界里也只是个普通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算了,今天不说了。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不想留下来继续撕裂两人的关系,转身就走。一直到门口,才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这阵子瘦得厉害,整个人薄薄一片,靠墙站着发呆。谭宗明不放心,要了一把备用钥匙,赵启平失魂落魄的,什么都随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辗转反侧到半夜12点,谭宗明爬起来,家居服外随意披件外套,拿了随身物品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回佘山,这里一分钟也不想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夜的走廊冷清且安静。路过赵启平家门口,谭宗明心里一动,好像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也没想,他直接用备用钥匙开了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客厅亮着灯,赵启平坐在地上,周围散落几个酒瓶。威士忌已经见底,一个空酒瓶在地上滚,一瓶红酒摔碎了,他身上地上都是红色的酒液,还拿着开瓶器,使劲扎一瓶新酒的木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醉得厉害,赵启平没轻没重,几次都戳到自己,感觉不到疼似的。听到关门声,他把头抬起来,满脸泪痕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的心几乎被挖出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三步两步上前,蹲在赵启平面前,去抢他手里的开瓶器:“平平,快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醉鬼当然不配合,执拗地不肯松手,拉扯半天,谭宗明才夺过来,丢在一边,去握他的手,握了满手冰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眼泪一下涌出来,却没有一点声音。谭宗明手忙脚乱找不到纸巾,只能用手擦:“平平,你别这样,求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冬天里,他出了一身汗,赵启平也不说话,眼泪像开了闸,越来越多,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这样平平,今天是我不好,咱们以后不提过去了,好吗?”谭宗明情急之下扶着他的肩膀,再顾不上争辩是非,“你喝了多少?到底为什么伤心?告诉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哭得上不来气,仰起脸,极尽委屈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我!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
老谭:???天地良心,我不是挨打的那个吗……

这一篇冲突憋了好久,总觉得打得还不够狠不够爆发~~~没关系还有下半场


评论(176)
热度(677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