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蔺靖】求雨得雨

夏日琰琰彩虹车队联文,感谢 @搂小腰 相邀~同志们,旁友们,显然,我是来搞事的。

其他系列请看我的目录


求雨得雨

(一)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!别过来!别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蔺晨一边往后退一边随手抓起瓜果乱砸:“还过来!别逼我!跟你说别逼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一身玄色着锦的外袍,手持长剑,步步紧逼,怒目而视,虽未着冠冕,却有雷霆之威:“说!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朕的寝殿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谁谁知道这是你的寝殿!白日里不是你们大呼小叫连蹦带跳求我来的吗?!现在我来了!”蔺晨左闪右闪满身大汗,躲到长桌之后,举起烛台指着来人:“你别过来!过来我……我怕伤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伤了我?呵,尽管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重回金陵到坐上皇位,萧景琰远离沙场已有多年,虽公务之余也偶尔操练几下,但从未真正与人较量,今夜于寝殿之中遇到这白衣“书生”,竟是燃起胸中斗志,迫不及待要试试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夭寿啊!有没有天理!我一番好意!蔺晨气得发狠道:“再过来我就真的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怒极反笑,向前一步:“倒要看你有何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霎时之间,殿内灯火俱灭,萧景琰只觉一股巨大的风将他卷上半空又重重摔下。方才白衣“书生”像变了个人,万分凶狠,一手钳住他脖颈,武将出身的大梁皇帝竟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好好一条白龙!正在琅琊山中避暑!你们求雨跳了一上午大神!我来了就是这个态度?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子不发威,当我是条虫?


(二)

        自打入了伏,大梁多日不见雨水,百姓酷热难耐,田中一片枯焦,有些地方竟是连水也喝不上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梁帝登基刚满一年,羽翼未封,朝野之中有人心存歹意,大旱之下,到处散布新帝逆了天意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对祈天求雨一贯是不信的,但拗不过群臣,在祈年殿里摆了香案,求天神赐雨,以解暑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凡人有所不知,旱涝从来有天律。先帝在时,大梁广修宫殿又连年征战,毁伤山林河道,是以被降了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蔺晨正是这天地间掌管云雨的一条上古巨龙,手下大大小小司云布雨一群龙,乌乌泱泱占了一座琅琊山,建起一座琅琊阁,一个个装得人模人样,  没事就下山勾搭美人。天帝都拿他没办法,众仙又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龙该占水为王才是。但蔺晨偏要占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养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人家那么大一条龙,就有这么点小爱好,满足一下怎么了?


(三)

        蔺晨也不是什么忧国忧民的好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有人求雨,哭天抢地,他看都不看一眼,一切按天律行事,坚决不给开小灶。今年他也是规规矩矩给大梁降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啊,琅琊山,他大爷的也在大梁境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占的山,热死也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秉持这一原则,山上众龙挖坑的挖坑,潜水的潜水,实在忍不住小范围给自己淋点雨冲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称淋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蔺大龙王正在自己吐水淋浴,忽有小龙来报大梁又有人求雨,又叫又跳又吵又闹,皇帝都出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蔺大龙王才不想管,但小龙比较心软,自己热得难受不说,大梁百姓也确实难熬,着实过意不去,劝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梁新上任这小皇帝,嘿!特别好看!”小龙爪舞爪蹈,“仙君看不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看。


(四)

        不靠谱的龙王能养出什么靠谱小龙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随小龙指路,蔺晨不但没成功显灵祈年殿,还一屁股跌进皇帝寝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悲剧啊,化形为人的时候没研究研究怎么变兵器,手里啥玩意儿没有,让一个小小的皇帝一路追打逼进墙角。

        真·龙颜扫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·龙颜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真·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蔺晨一手制服小皇帝,一手掏了半天掏出一根捆仙绳,也不管是不是大材小用,直接把皇帝陛下捆成粽子塞上嘴,然后喝了他的冰糖水、吃了他的凉瓜果,在寝宫内搜刮一圈,热得半死,没见这小皇帝有一件像样的好东西,冰盆都没有,索性把人拖到面前,除去口中布巾:“求我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登时大喊:“来人救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傻?是不是眼大无脑?

        蔺晨白眼翻到东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听说过结界吗小皇帝!

        哭吧!喊吧!他们听不见了!


(五)

        冷静下来的萧景琰,无论怎样也不能相信龙王显灵在他卧榻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蔺晨讲得口干舌燥,最后还是给变了个小花,又喷了个火,才让萧景琰相信他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您……”大梁皇帝十分谨慎,“恕朕直言,您到底是妖是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蔺晨气得当场现了个身,“老子是龙!是龙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条白龙蜿蜒于前,萧景琰惊得说不出话,方知世人浅薄,千描万画,无法传达真龙一分威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由于蔺晨真身过于巨大,变到一半,寝殿差点撑塌,只好赶紧又变回人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伏天里折腾半夜,一人一龙皆是汗意涔涔,萧景琰依旧被捆仙绳捆着,外袍尽破,里衣粘在身上,发髻也散乱下来,整个人被蔺晨随意丢在地上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蔺晨看他又惊又惧,却不卑不亢,不肯俯首低头,心中也有几分佩服这小小的凡人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不要这么看着本王。”蔺晨有点尴尬,“那什么,你……不是要求雨吗?本王来都来了,那那……现场求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    登基时无人教过朕如何现场求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竭力平复心中不安,想一想前日微服出宫见到的受苦百姓,抬眼已有泪意:“万般罪孽景琰愿一人承担,请您放大梁百姓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蔺晨目瞪口呆。


(六)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还真是个好皇帝。”蔺晨收了捆仙绳,与萧景琰相对而坐:“但是小皇帝,天罚就是天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寝殿被结界封得风吹不进,这会子工夫,已经热得有如蒸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整理衣冠,见外袍已烂成碎布,索性扔在一旁,里衣薄如蝉翼,身上被捆仙绳勒出的道道红痕都能看到,愈发衬得他眉目楚楚。蔺晨一面感慨凡人制衣技艺高超,一面心生愧疚,又忍不住多看几眼。“咳咳,不是我不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您将天罚降于景琰一人身上!”小皇帝求得情真意切,老龙王热得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玩笑,天罚诶!你以为是你们大梁的小刑小罪啊!”蔺晨简直苦口婆心,“降在你身上?你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愿意折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口!折寿?”蔺晨猜小皇帝一定属驴,又硬又倔,“你以为少活几年就行了?根本不够赔的好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蔺晨从卧榻上跳起来,连吓带比划:“到时候一道惊雷,正霹在你这小细脖子上,你说,你有几条小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景琰不怕。”萧景琰跪在他面前,紧紧拉住他的袖子,“求您放过大梁百姓!萧景琰粉身碎骨也无妨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爷的!

        有点本王年轻时的脾气。


(七)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?”蔺晨抹一把头上的汗,“我今夜要是把这雨下了,你这道天雷,就挨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深深下拜:“求您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寝殿门窗大开,殿外狂风大作、飞沙走石,夜空顷刻间阴云密布。回头再看殿内,空无一人,哪还有蔺晨的影子。不等他走至殿外,豆大的雨点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雨啦!诶呀终于下雨啦!”高湛拿着雨伞,从廊下一路小跑过来,满面喜色,“陛下今日一求,雨便来了!陛下不愧是真龙天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龙天子?朕算什么真龙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自嘲一笑,大步走进雨中,不理会高湛递来的雨伞,任由雨水将他淋透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凉雨水播撒到大梁的每一寸土地。多日不见雨水的小宫女,偷偷溜到廊下乘凉;如果这雨能下透一天一夜,大梁的百姓,便可从酷暑干旱中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救民于水火之中,一人的生死,又有什么关系。何况在这世上辛苦飘摇三十多年,早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快步向芷萝宫中走去,高湛举着伞,怎么也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消再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生便无遗憾。


(八)

    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惊雷炸开在芷萝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宫中一棵百年大树被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响起惊叫与哭喊,高湛眼睁睁看着陛下走到树下,就慢了那么一步。太后听闻宫人来报,匆匆迎出来,却没见儿子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雨之中,异火熊熊而起,黑烟弥漫,宫人一面喊着救火,一面喊着陛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陛下被一条大白龙趁乱叼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腾云驾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就到了自己的山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小龙们正在雨里欢蹦乱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仙君回来了!”“仙君布雨了!”“仙君最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君把别人家皇帝偷回来了!”


(九)

        化为真身的蔺晨把萧景琰叼到溪水中洗了洗。下雨天潮,半晌没晾干。干脆自己上嘴又舔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龙:“仙君,咱有从凡人处偷来的布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蔺晨: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萧景琰悠悠醒来,问他是不是已经死了,此处是不是阎王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琅琊山哦小皇帝!”一群半大小龙崽子围住他:“哇仙君偷来的凡人果然比我们偷的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!”蔺晨眉头紧皱:“那啥!嗯……不用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……君?”萧景琰觉得这称呼十分新鲜。拜蔺晨所赐,他看见一屋用真身来回蹦跶的小龙崽子,并没有多么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蔺晨,感觉让这小小的凡人皇帝见笑了,十分不成体统,一只一只捉住丢了出去。“那个……叫我蔺晨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想了想,叫名字肯定不妥,叫龙王也不妥,自己是个皇帝,叫王把人叫低了。仙君呢,对方又不愿意,干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蔺先生大恩,萧景琰在此谢过。”


(十)

        先是违反天律布雨,后又冒着天雷救他,蔺晨在萧景琰心中,俨然是三界第一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央着蔺晨把他原路叼回去后,大梁皇帝求雨得雨、雷劈不死,在几国百姓间,俨然是如假包换真到不能再真的真龙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萧景琰自己知道,真正的“真龙天子”,明明是每天赖在他卧榻上的那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起床三件事:

        梳头、擦鳞、磨爪爪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上床三件事:

        抱皇帝乘以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大梁百姓,为了黎民苍生,为了一个凉飕飕滑溜溜的被窝,皇帝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本来压根没有那道天雷、天帝根本不管他这件事,蔺晨是不会说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又不傻。


        END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个那个,大旱天罚是有的,最后那道雷是蔺龙瞎扯的,大概规矩在那放着,蔺晨不遵守也没人能管住他~刚才没有表述清,已经修改过啦~

好了可以骂我有病了。。就是一个有病的故事。。

那什么!虽然我可能拉低了整个联文的靠谱程度,但请继续关注其他的太太!

上一篇 @冰川大枣 ,下一篇 @党的女儿 

请允许我捞一下我们的本子《人间朝暮》

很好,在经历了登不上,发不出,敏感词之后,这篇又特么首页不显示了。。。嗷。。


评论(145)
热度(735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