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二十五)完结篇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。

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二十五)十年前 十年后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认真要把小岛送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今天有备而来啊。”赵启平撇嘴,“谭总这手笔,这埋伏,老实交代,准备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谭宗明的有钱程度已经有了深刻认识,吓一跳过后没太惊讶退缩,语气凶巴巴的,眼睛里闪着光,像个狡黠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十年吧,你离开美国没多久就准备上了。”谭宗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瞎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瞎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有鱼儿咬钩,谭宗明收线提竿,一条三斤左右的白鲢从水里挣扎出来,赵启平拿网去兜,被白鲢拍了一脸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拿纸巾来,想帮他擦擦,他别过脸不让碰,“怎么不是瞎说?那时候你都不知道我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很不喜欢提起十年前,那里埋着一段落荒而逃、彼此错过的故事,一点也不有趣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当他洁癖发作,只好自己先擦干手,又递干净纸巾给他,“不知道你在哪儿,但我心里总抱着一点幻想,说不定哪天你自己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时候觉得,你可能是没有安全感,或者不相信我。那年美国公司上市,发展不错,朋友劝我在国内投资一些不动产,年底分红以后我就买了这个小岛,是当时我个人名下最大一笔投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啊,哪天你要是回来找我,我能挺直腰杆说一句:‘身家性命都在这儿,你还有什么顾虑?’现在回头看看,也挺冲动的,是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神经病。”赵启平骂他,但没有气势,“你那时候怎么那么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恰恰相反!后来证明我当时太正确了。”谭宗明揽着赵启平坐下来,“这里山美水美,开发成度假村,生意一直很好。而且几年过去,这个小岛身价涨了十几倍。这笔投资是高利润高回报,太值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最重要的是,我把你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多过去十年的片段在谭宗明的脑海中闪现,他当年是如何一人坐在荒芜的小岛上,下定决心忘掉;又如何在经历数段感情后豁然开朗,好好开发小岛,权当留个念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曾想过十年后他重新拥有了赵启平,又肩并肩坐在这里,看这湖光山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就是为赚钱买的,还说是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赵启平已经感动得不行了,但他在老流氓面前向来嘴硬,不能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没良心的,你去看看,岛上种的杨梅、樱桃,瓜果蔬菜,哪一样不是你爱吃的?”谭宗明隔着衣服捏他腰间的痒痒肉,“知道杨梅几年才结果子吗?吃了我的还不领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怎么不说?现在跟策划好骗我一样!”赵启平手脚并用边笑边躲,他现在胆子大了,远处几名游客纷纷侧目,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满本来在湖边乖乖地看鱼,他俩一闹,马上跑来加入,踩了赵启平一裤子泥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将晚,湖边步道亮起夜灯,附近游人已经回去。小岛面积不大,餐厅那边飘来食物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闹了一阵,谭宗明拍拍赵启平让他坐好,自己去收拾渔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没说,是不想给你压力。平平,我不希望你因为压力,或者因为我对你怎么样,就选择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低头拣小满毛毛里的草叶子,嘀嘀咕咕地。“那你今天怎么又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前段时间又跑去蹦极,又跟家里闹翻,我总要拿出足够的诚意,才配得上你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像说一件家常小事一样,说完揉揉赵启平的头,又揉揉小满,“起来吧,让厨房给咱们炖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前面走,赵启平在后面牵着小满,一路踢着小石子。他想说“平平好好走路”,又觉得赵启平只在他面前这样孩子气,那索性就别长大,也挺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回来得晚,回房间里换好衣服、擦净小满,再去露天餐厅,其他游客已经都吃完离开,餐厅里只有他们俩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刚钓上来的鱼简单炖炖,时蔬都是应季的,加上有名的太湖莼菜,滋味就很鲜美。这时节,城市里已经很热,小岛上却还有温凉的夜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饭桌上,赵启平特别想煞风景地问,以前有没有带其他小情人来过小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觉得这是他的岛。谭宗明说要送,那就是他的,过不过手续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话到嘴边他又不想问了。反正最后都是他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刚和好那阵子,赵启平总觉得这段感情像是偷来的,总担心有一天又走散,再也回不去。那还不如不要重逢,已经长好的伤疤,何必要撕开重长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终于踏实了,终于觉得他不留退路地拼一场,一切都是应得的,他俩理所应当要好好走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饭后赵启平把小满牵出来,谭宗明在凉亭里摆了一瓶花雕,对着平湖明月自斟自饮,像是有话要说。赵启平小人精一来就看出来,旁边坐着就是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谭宗明掏出一个小盒子,磕磕巴巴:“平平,那个……这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凉亭里光线有些暗,赵启平看见盒子打开是个戒指,隐约有些眼熟,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十年前那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素白又精致的男戒,赵启平拿起来在手上比比,“我以为你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不告而别,临走时把情侣对戒摘下来,放在谭宗明床头,只想赶紧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十年前那个。”谭宗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“我想扔来着,没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直接戴在自己无名指上,“你那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愣,赶紧又掏,“在……在这儿呢。我本来戴着不合适了,又让人改了大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个戴着还挺合适。”赵启平自顾自对着灯光看戒指,他的手修长优美,套上什么样的戒指都好看。看完自己的,又去看谭宗明的。谭宗明准备好的话都让他噎回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够戒指,赵启平抬起眼睛:“你没别的话要说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,今晚他俩之间,赵启平游刃有余,谭宗明突然情怯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跪下。”赵启平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婚不都要跪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送戒指就是求婚啊!你还想跟谁求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说得理直气壮、又横又嗲,谭宗明呆愣几秒才反应过来。耽搁这几秒,赵启平那边脸已经沉下来了,嘴角紧绷绷地,马上就要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谭宗明大大方方单膝跪地,牵起他一只手,郑重地吻了手背: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,咱们永远在一起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眼眶发热。他没说“结婚”,因为在他的理解里,形式这种东西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永远得不到支持,哪怕永远得不到承认,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——赵启平已经深深地刻进他的人生里,无法抹去,无法忘记,无法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都觉得人生活到他这个份儿上,感情已经无足轻重。他一度也这么以为。可是千辛万苦走到这一步,走到赵启平面前,他仍然热血澎湃,情难自禁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低下头,忍了又忍,长叹一口气,终于蹲下身抱住谭宗明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想好到这天绝对不哭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END

===================
小满:爸!是不是我跳湖你都看不到!

完结啦~这篇拖得时间太久,有时我自己都忘了前文写过什么……所以特别谢谢一路看下来的小伙伴,谢谢你们!

番外已经在路上啦~


这篇故事要感谢一位友人,她提供了太多灵感,还发誓完结那天要写一篇长长的文字。没想到故事接近末尾的时候,她因为不可抗力暂时离开了二次元。我会等着她的归来。
楼诚三年,与太多小仙女结缘。如果没有踏进这个圈子,我不会拥有这么多朋友和快乐,爱你们~

又及,我出院啦~






评论(134)
热度(612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