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十四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十四)重游


        在全科医护人员共同努力下,赵医生的脚伤基本无碍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六月里走,天气越阴沉闷热,开窗一阵湿潮的风。“要入梅了,车上备把伞。”给赵启平发完微信,谭宗明关上窗户,整整衣领,转身返回发布会会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不在赵启平的黑名单里了,偶然发现的。某天晚上喝高,迷迷糊糊给赵启平打电话,居然一下打通了,当时谭宗明酒都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半夜干什么!?”电话对面赵医生怒气值爆棚。谭宗明舌头捋不顺,情绪也激动,语无伦次地叫:“启平!启……平!电话……电话通了,真好,你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握着手机听他叨叨,回应十分冷漠:“哦。”过一会儿又说:“你喝了多少?身边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你来吗?”谭宗明借着酒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去。”赵医生无情拒绝,“自己喝点热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至于微信,是他又堵家门口蹭进去给做了一顿小排骨、一顿松鼠桂鱼才硬加回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谭,心不在焉一下午,想什么呢?”趁发布会还没开始,安迪在后台低声问,“还在想小赵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震惊过去挺理解老谭,毕竟小曲当年为赵医生要死要活,小邱小关提起赵医生两眼放光——现在赵启平在安迪心中,俨然是排名第一的“好友杀手”,是呼风唤雨万人迷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自嘲地笑笑:“想也没用。人家不愿搭理我。”“不是当初你拒绝人家的时候了。你们俩啊……”安迪斟酌措辞,“到底是缘分没到,还是好事多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猜是事在人为。”谭宗明调整领带,迎着闪光灯大步向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,自媒体公众号越来越多,关注点五花八门。比如有个上海本地的商业观察类公众号,时不时发一些商界人士的花边八卦。最近有一篇特别火,标题叫“他们手表动辄几十万,只有一位是例外”,内文收集整理本地企业家戴过的手表,那位“例外先生”比较出人意料,是本地财富榜没掉过前十的谭宗明。该公众号梳理近期谭宗明在公开场合佩戴的手表,都是一块不符合身份的、价值不超过两万的“平民款”,文中评价他“作风简朴、生活低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大夫刷完朋友圈感慨,唉,人家谭宗明戴个一两万的表叫“简朴”,我要戴个一两万的表肯定被媳妇削死。咱不算低收入人群吧?谁能拿一个月工资出来买块表?阶层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洗手的赵医生脸色很差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谭宗明除了中午安排送餐,晚上只要人在上海,就一定去赵启平家堵人,有时带着宵夜,有时进去聊两句就走,从不勉强留下。赵启平怀疑谭宗明趁他不注意在他身上装了什么定位装置,永远逃不掉,不管几点下班,一定能在家门口看见财经新闻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他下班后故意去酒吧躲着,到9点整个人坐立不安,带着负罪感匆匆回家,果然见谭宗明在门口站着,左右来回换重心,显然是有些脚酸。赵启平心里过意不去,但谭宗明还是温和地笑,说“我以为你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开门让他进屋,问:“你站了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我问过钱钱。你离开酒吧我才从车里上来。”谭宗明很坦诚,“不用为我担心。就是等不及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脸热了一下,没说什么,最近甜言蜜语听得太多。他让谭宗明随便坐,自己去里屋翻腾一阵,出来丢了一把钥匙在沙发上:“备用的。下回自己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又惊又喜,起身从背后抱住他,轻轻地叫:“启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开!烧水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重大进展,重大进展,万里长征起码已经过了遵义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六赵医生不值班,早上刚过七点被门铃吵醒,从床上爬起来着急忙慌去漱口,脸没时间洗,扒拉两下头发,开门一看就推人:“一大早干什么!不是有钥匙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让他推得退了两步,顺势扶住重心不稳的赵医生:“你家我哪敢直接进。脚好了吗?带你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!”赵启平翻个白眼转身回屋,直奔卧室,他背后的睡衣卡在短裤边上,随步伐一翘一翘,像只可笑的小鸭子。谭宗明心情特别好,努力忍住笑,看小鸭子跑回去扑在床上,誓死不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后来黑着脸被煎鸡排叫起床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一整夜雨,上午还阴着,天气不算太热,赵医生被强行拖出家门塞进敞篷车,兜着风直奔山上,那家他们去过的马术俱乐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上次不同的是,这回两位经理率领几名教练在门口迎接。赵启平下车被这阵势吓一跳:“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十分淡定:“迎接你。”“别告诉我这俱乐部是你开的。”赵启平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路微笑跟人打招呼,“嗯。已经让人把你升成钻石VIP会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次的值班经理给赵启平递水,亲切地说:“赵先生来啦,装备都给您准备好啦。”说完跟在他们身后,主动保持几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先生没法翻脸,瞪了谭宗明好几眼。忿忿地走了一会儿,突然扭头盯着谭宗明:“温泉山庄不会也是你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严格意义上是朋友合开。”谭宗明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走几步,赵启平又想起什么:“上次那个茶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个画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画廊不是!真不是!”谭宗明抢着澄清。“那个是我表妹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站住不走,眼神要吃人。谭宗明只好回来推他,“明天让小贺给你列一个资产清单好不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换好衣服出来,的卢又跟过节似的摇头摆尾求亲亲,谭宗明温柔地安抚,赵启平在旁边冷冷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踹它一脚。”赵启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不好吧。”谭宗明赶紧安抚这边,“不是……我怕你没踹疼它,再让它踹你一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出这么幼稚的要求,总之他想起过去蒙在鼓里就一肚子气,再想想现在不尴不尬的处境,简直随时能炸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凑过来小声说:“要不去更衣室你踹我一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赵启平深呼吸,霸气宣布:“你让的卢老实点,我要骑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的卢欢快地跑来跑去,丝毫不知自己躲过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骑马过后去温泉山庄,还是一样的待遇。天热赵启平不要泡汤,工作人员迎上来,带濒临爆炸边缘的赵医生去游泳做SPA,冷饮水果都备好,有人专门伺候——谭宗明存心让他一天把气撒完,早就安排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果真,发泄式游泳一下午的赵医生,手脚酸软裹着浴巾趴在贵宾休息室的大床上,内心渐渐恢复平静,任由谭宗明按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什么意思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过去瞒你的事都告诉你。”谭宗明手法不专业,过于轻柔,但胜在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,这就是我的真实生活。其实没那么可怕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不知有多久,香薰蜡烛烧掉一半,赵启平猛地爬起来,掐住谭宗明的脖子把他摁在床上,自己拉开浴巾一角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的是这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今天nili小赵也不按常理出牌。走心走肾一念之间,谭总请把持住!

评论(326)
热度(883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