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八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八)擦肩


        人与人之间是如何产生情愫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眼耳鼻舌身意,到底哪一个器官最先捕捉到对方的特质,最先迷恋对方的存在?

        别人不好说,谭宗明一定是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的声音很悦耳。一千个人一万个人里也挑不出这么一把好嗓子,低沉、醇厚,自带真诚,让人愿意静下心听他说话。他平时说话不算会用嗓子的,偶尔几个字带一点南方口音,话说一半放声笑,抽烟喝酒爱吃辣,一点儿不吝惜声带。可是唱歌又很会用嗓,该收该放拿捏自如,情绪配合恰到好处,好像天生该吃这碗饭,却偏偏当了个一本正经的大夫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曲唱过,绒绒带头起哄:台上小哥不要走!留个电话呀!

        台下响起一片应和:留个电话!自我介绍!加个微信!

        酒吧一下子热闹起来。谭宗明飞速想出一串帮他脱身的法子,站起身刚要过去,就听台上赵医生拿着话筒昭告天下:

        “六院骨科副主任医师赵启平,主攻脊柱脊髓损伤、骨科创伤及关节疾病,欢迎挂号,拒绝约炮,电话挂上号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台下又是欢呼又是尖叫,纷纷相约去崴脚。赵医生又说:“自残我不看啊,家里老人关节不舒服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远远看着台上小明星一样的人,呆在原地苦笑。聪明如赵启平,哪里用他解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随便便就能撩全场,非逮着一个人照死里倒贴。”钱钱不知何时来到谭宗明身边,幽幽地说,“我们赵医生啊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谭宗明接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愣神的工夫,赵启平从台上走下来,取了外套和钱钱打个招呼,迈开长腿直接往门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包也顾不上拿,紧赶几步才在路口拐角追上,赶紧把人叫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点也不意外,转过身来看着他:“谭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启平,你……”商业战场上无往不胜的谭大总裁突然有些情怯,不知该挽留还是该道歉,顿了顿才开口,“你……这么早就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有点失望,冷冷地回答:“我累了。不想继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语双关,谭宗明怎会听不出来。换作以前,谭宗明一准儿要顺着说“咱们找个地方歇歇”,然后带对方去最近的豪华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回他无论如何说不出口。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警告:再想想!别轻易耽误这个人!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潜意识里,赵启平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很久以后他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,前几天怪我,是我……是我私人的问题。”与其遮遮掩掩,不如敞开心扉。谭宗明拉住赵启平的胳膊,保持一个有点亲密又不算暧昧的距离,“启平,你的想法我都明白。我对你如何你也明白。有些话今天不便说,给我几天时间好吗?作为补偿,周末邀请你来我家做客,我的藏酒随便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剧情峰回路转。赵启平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他,故意说:“我听说谭先生从不带人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笑了,”如果是赵医生,我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周末的事周末再说。想补偿,今晚就要请我吃夜宵。”赵启平依旧绷着脸,唯独眼睛里泄露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。地方你定,全上海随便挑。只一条,别吃着吃着睡着了。”谭宗明暗中捏了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路上种了丁香,浓浓的花气裹着他们,有点刺鼻,满满是人间四月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三天,谭宗明都表现得很主动。法餐意餐按个吃,都去最好的馆子。赵启平的手机屏幕有一条小小的裂痕,谭宗明碰巧看到,第二天就送他一个全新的。车也换了一台低调但拿得出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暗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沉浸在柳暗花明里的赵医生,只看见一个优雅的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门心思为周末做准备。请去家里喝酒,意图太过于明显,赵启平突击护了两天肤,内裤都买了全新的。没好意思打电话问钱钱,他下载一堆少儿不宜的小视频,拿出学霸的精神反复观看、认真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一时冲动,赵启平花一个多月工资给谭宗明买了块手表,当做告白礼物。不算多名贵,但足够证明诚意。赵启平想,无论谭宗明身家几何,无论以前求包养的小妖精有多少,他堂堂正正一颗心,不要被看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一向好说话,周末谁跟他换值班都可以。但这周不行,请吃小龙虾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洗香香换好衣服,随时等谭宗明召唤。但从周六早上等到周六晚上,他的手机始终安静。谭宗明的电话打不通,微信也没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又出幺蛾子?赵启平一整天坐立不安,心情跌宕起伏,连谭宗明是不是出车祸都脑补了两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九点,吹好的头发完全塌掉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盯着手机响了五声,才接起来,手有一点颤抖。他太怕谭宗明考虑过后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的声音很疲惫,好像打了一场恶仗:“对不起,这周没法请你来家里做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赵启平飞快地安慰自己,另有安排罢了,没关系的,他能等,“遇到什么事了吗?你好像很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我公司……你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断断续续,赵启平放大音量,开门往走廊里跑。他家钢混结构信号不好,越到关键的时候越掉链子。“你等一下!我换个信号好的地方!等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好像没听见,依旧断断续续地说。赵启平一个字都听不清,走廊里也不行。他急得一头汗,怕电梯里信号更差,顾不上考虑自家在20楼,顺着楼梯往下跑,一个劲地冲电话里喊:“谭宗明!你等等我!等等我!我有话跟你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下了几层,电话突然挂断。赵启平赶紧回拨,边打边跑。高层的楼梯间里鲜少有人,上下20层只听得到他一个人咚咚咚的脚步。一层只有一盏小灯,四周灰蒙蒙的,他不知道自己到了第几层,只觉得这楼梯像是没有尽头,他一直往下、往下,往信号更好的地方,却怎么也到不了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电话终于又接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谭宗明说:“启平,你别慌。是我的信号不好,我在香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脚踩空,隔着几级台阶摔在地上。他没有一点感觉,大脑非常清醒,调整好呼吸和语气才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末我们不是说好的吗?怎么去香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香港公司这边临时出了点事。我也没想到。”谭宗明那边又开始断断续续,“启平,你……上海……跟我……回去以后……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楼梯里极其安静,赵启平心如擂鼓,“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又断了。这回无论怎么打,都是“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”,在楼梯间里一遍一遍回荡。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公司需要谭宗明周末临时飞香港?是真有事还是拒绝的借口?赵启平坐在冰凉的地上,不想再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说“我喜欢你”,但是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天,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这就是“大势已去”吧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谭总:是个误会!平平你听我解释!我在香港真有个公司啊!事出太突然!你回来!回来!!

小赵:您所呼唤的用户已翻脸。

他们俩若即若离互猜心思太久,经不起误会和犹豫。这种状态不知有没有表达清楚。。。总之,套路太久真的不好。。

我们小赵才没有哭╭(╯^╰)╮




评论(311)
热度(817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