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七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七)进退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,赵启平目标是“玩得开心”。一个月后,他想要这个男人,各种意义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过领带夹以后,他陆陆续续送给谭宗明很多小东小西。有上千元的爱马仕皮带,也有不知道价格、从老爸那儿顺来的好茶,有精心挑选的肩颈按摩仪、经典款钢笔,也有随手买来的小绿植。林林总总,堆满谭宗明的办公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,连送礼物都是快乐的。甚至不需要还礼,只要他的小礼物们能派上一点用场,就再好不过。看到一样有趣的东西,第一反应是“适不适合谭宗明”,听说一件有趣的事,也迫不及待想告诉他,听听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闪闪的赵医生,在感情世界里从来没有如此主动过。他才明白原来过去种种告诉对方也告诉自己的“理由”,归根结底是不够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想霸占谭宗明的一切,带他去看所有的电影、听所有的音乐会,做一切过去一个人做过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理智告诉他谭宗明什么都不缺,合格的妖精应该吊一吊对方的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人在一段感情里,想真正乐在其中,就不能有理智,也不能问结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几天,谭宗明有点躲着赵启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头热地扎进来,他根本拦不住。就没见过这么难以抗拒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见面都要送东西,每次还都送得很可心,都是用得上的。推辞一下,人家也不说什么,就一晚上绷着脸不讲话,给个表情自己体会。收下了,马上眼睛闪闪亮,整个人都生动起来,却还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电影、逛书店、送礼物,这是把我当小姑娘追吗?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啊!谭大总裁看着桌上的小绿植,感慨春天来得太突然,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已经不想搭理他了,偶尔提醒他悠着点,别老房子着火,把地基也烧了。“到底何方神圣?也不带出来让我看看,谁这么大本事把我们谭总收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。”谭宗明十分严肃,“说正经的,这种情况……怎么拒绝,你有没有经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拒绝?你这么喜欢人家,干嘛要拒绝?啊!是有妇之夫?”安迪下巴要吓掉了,“你……你是……小三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你想哪儿去了?”谭宗明赶紧辩解,“人家是个好孩子,单身,年轻有为,医学博士,人也很好。就是因为他太好了,所以我……我没信心能给他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我当初没信心能给你幸福一样,安迪。他在心里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想要什么?”安迪问,“想要你给他开个私人医院?想要公司股份?他跟你说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闭上眼想了想,“没有,他什么都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他想要什么?”安迪觉得谭宗明逻辑有漏洞,“不知道他想要什么,你怎么知道你给不了?老谭,怎么感觉你智商下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还没问你小包是怎么回事。”谭宗明岔开话题,“别八卦我了,你那边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不回答,直接拨打秘书电话:“小王,把谭总该看没看的文件和资料都帮我送过来。对,全部。一个人搬不完?喊其他人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感觉部下对他太不友好了。还是赵医生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建议你先问问他到底想要什么,然后再考虑给不给的问题。”安迪说,“我这方面没什么经验,但我觉得基本逻辑还是要捋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什么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什么都不想要啊,安迪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我给你说这样不行啊赵启平!”钱钱不顾客人大呼小叫,“你赶紧离那个谭先生远点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当初让我试试的是你,现在拦着我的也是你。”赵启平淡定喝酒,头都不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……当初我是看你空虚寂寞,让你找个人打发时间。谁让你来真的了!”钱钱赶紧撇清自己,“这这这锅我不背啊!你俩在我酒吧里可是好好的,谁知道背地里暗度陈仓干什么了!别想赖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笑着看他,神色泰然:“钱老板,看您那点出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他玩不起。多少人都搞不定他。”钱钱正色道,“平平,说正经的,你俩睡过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——”赵启平喷了自己一身的黑俄罗斯,呛得咳嗽半天,“钱途!咳咳咳咳……谁跟你似的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钱递来一叠纸巾,看他这副模样,瞬间重燃希望,“还没睡!?啊呀太好啦!现在就去睡了他,然后赶紧抽身,还来得及!”


        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爱情和咳嗽一样,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一个人,根本无法掩饰,也不能抑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再深刻的克制,也终会在某一个瞬间,送去一个眷恋的眼神,哪怕明知没有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对着钱钱可以若无其事,说“没你想的那么严重”,但对着从酒吧门口一路走进来的谭宗明,却没办法佯装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没约谭宗明,是赶巧了。谭宗明大大方方走过来说,真巧啊,赵医生也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装什么装?前几天还在微信上叫“启平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站起身,比他还客套疏离,“好久不见了,谭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上周末刚见过!小医生太难招架,谭宗明压力山大,赶紧坐下来点酒。原本想这天是工作日,医生应该比较忙,没时间泡吧,他来找钱钱私下打听打听点赵启平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可好,逮个正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向来在他面前是乖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一反常态,高傲冷峻,气场全开,方圆一米不得靠近的样子。白T恤外头套了一件薄薄的浅咖色小夹克,短款,愈发显得一双腿笔直修长。坐定了就不再说话,认真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不知怎么,有点怕他似的,小心翼翼试探:“今天医院不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”赵启平说,“没有谭先生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钱看这架势,估摸赵启平要放什么大招,火速闪避招呼其他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谭宗明一时不知怎么接话。几天没怎么回他微信而已,怎么跟犯了多大罪一样,十分心虚,生怕赵启平生气发火。眼看钱钱避开,他低声叫:“启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转过身,直视他的眼睛,“让一下,谭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还没反应过来,他大步走到酒吧乐队那边,不知跟人家说了什么,主唱绒绒把麦克风交给他,一脸花痴地跑到台下前排围观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唱了《笑忘书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问谭宗明为什么要后退。他想好了,唱完就走,绝不给彼此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是他先心软,还是谭宗明先妥协。
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一眼都没看过来,谭宗明却觉得那一双眼扎进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一次要克服心理魔障的是老谭。

小赵加油!!

评论(204)
热度(819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