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六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六)日出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温泉山庄是禁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赵启平试探地报出“我和谭先生一起来”,服务员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是因为什么,赵启平一点都不愿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人呗,大客户VIP呗,还能怎么样。有钱人他见多了,这个公司老总,那个企业经理,玩脱了一样会扭伤,老了一样会骨质疏松,生老病死一样不少,照样要想办法挂他的专家号、托人找关系求他多关照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有那么多随随便便买楼买山买海岛、动辄影响上海滩经济命脉的殿堂级大佬,有也不会被他遇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千万不要遇到,说不定谢顶又肚肥,情人一大堆,孩子排成队。赵启平庆幸,还是谭先生好,就算有几百万几千万的个人资产,也依旧低调帅气有内涵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最近频繁和谭先生往来、没事去钱钱酒吧里坐坐,赵医生的业余时间真的很少。上班好好看病,下班认真撩汉,在家安心读书。他不炒股,也不看财经新闻,连和曲筱绡在一起时都没打听过有钱人的圈子,更不会想到要调查对方身家底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“谭宗明”三个字对他来说,还真就是个名字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宗明”,大气、响亮、好听,衬得上他这个人。赵启平每天睡前要写一会儿毛笔字,修身养性助睡眠。自打上次见面后,每天都要把“谭宗明”三个字写几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谭宗明的反应让他有点失落。居然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!还真想当哥哥啊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这行为亲密又不轻浮,是默许也是克制。也许年纪大一点比较含蓄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不算是拒绝!

        再接再厉!撩汉继续!他才不要放弃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有种奇怪的预感:谭宗明之后,他此生再也不会遇到这么一个人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在荒原中看见一座城,在汪洋里看见一个岛,哪怕是海市蜃楼、是无人孤岛,哪怕终究会错过,也好过无边无际的庸常与无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拨动一个人的心弦,死缠烂打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起泡过温泉后,赵启平憋了好几天,绝对不主动找谭宗明,憋到挠墙也不找。最多发个不痛不痒的私人订制朋友圈。他就想看看谭宗明会不会主动联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套路,谭宗明见过不少,坦白讲他觉得“故意保持距离”的招数有点无趣,换个人他一准儿就没耐心了。可是赵医生嘛,人那么可爱,可以过几天给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这台阶没给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四赵启平又赶上手术,带的实习生也不省心,骂两句而已,小孩当众怼他:“凭什么一遍一遍让我重写!你有什么资格说我!当个前辈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小鲜肉这么厉害了?赵医生沉着脸把手术记录的夹子一摔,“对,我现在就是比你了不起。重写。随便骂,骂完继续重写,再写不好你们全组重写。”说完扭脸就走,头也不回,实习生一米九的壮小伙子气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我犯浑?也不打听打听,从手术室到门诊部,这一亩三分地上,不讲理的祖宗在这儿呢!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赵启平大步迈进更衣室,一把甩上门,突然随口套上了《日出》里陈白露这句词,倒把自己气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北京人艺的《日出》正好巡演到上海,他一直想看,没找到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徒弟如此不肖,是时候去撩汉了!不要套路也不要若即若离了!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大中午的不吃饭,先上网订票,发现只剩最贵的VIP位置,毫不犹豫订了两张,给谭宗明截图留言:陪我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祈使句,命令语气,带着一股天然的蛮横与亲密。要是回个“今晚有事”,那边是不是要摔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翻开手机先一愣,随即笑出声,把身边安迪笑得浑身发毛。“老谭!你这笑得……”安迪搓搓胳膊,“跟老树开花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!什么叫老树开花!什么叫老树!”谭宗明吹胡子瞪眼,“我是官方认证的青年企业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八年前认证的。”安迪戳穿他,“行了吧老谭,收收心把方案看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简单扫了两眼,推给安迪:“我不细看了,你把关。下午我有事啊,你盯着点。”他要理发,要去别墅那边换一套深蓝的西装。深蓝不那么严肃,而且显瘦。安迪说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请喝酒,请骑马,请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生意场上人情往来,谭宗明从没被人“请”过这么多次,还是被一个帅气小医生“请”。感觉真好,也许下回还送礼物呢。谭宗明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几小时后,见面就被塞了一个小盒子、要求“回家再打开”的谭大总裁,坐在VIP位置上一边看话剧,一边好奇得挠心挠肺。人艺的演员再好、身边人再投入,他也看不进去,终于结束时借口去卫生间偷偷打开,一下被钉在原地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只小小的金色剪刀状领带夹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手术刀的意思吗?小医生是这个意思吗?谭宗明当然高兴,一下觉得剧场卫生间跟总统套房一样顺眼。可是这份情、这个人,他收得起吗?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手揣进口袋,反复摩挲那只小盒子,深呼吸走出卫生间,看见不远处站定等他的赵启平,脊背挺直,一棵小青松似的扎在匆匆人潮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朝他走过来,把他的手连带小盒子一起从衣兜里掏出来。“你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谭宗明的心砰砰直跳,不知该怎么做才能回应他的心意,“启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倒像没事人一样随意,“哦,不要随手给扔了。”往前走几步又逆着人群拐回来,狠狠盯着他:“扔了我就送你一把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终于轻松地笑了,像上次一样摸摸赵启平的头,“我不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非常满意。实习生的手术记录勉强可以给个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步大步地往前走,把喧闹的人群留在身后。他知道谭宗明一定会跟上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升起来了,黑暗留在后面。太阳一定是我的,就如这春夜拂面的风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上吧小赵!

咔咔特别声明:送手术刀领带夹什么的~是“把我放在你怀里”呀~


评论(229)
热度(806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