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五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五)真假


        撒一个谎,要用很多谎去圆。

        道理谁都明白,可是扪心自问,到了无可奈何的关头,有像赵医生这么一个人,真心诚意要保护你,你忍心打击他吗?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有那么一瞬间犹豫要不要坦白,但赵启平态度坚决、行动敏捷,迅速把谭宗明护到安全地带,还非常抱歉:“不好意思谭先生,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人怎么说实话!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想好,教练把他出卖了:“这位先生是不是来过?‘的卢’是想跟您亲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对,以前好像……跟朋友来过。”谭宗明只能顺着话往下说,“这一带好几个马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立刻反应过来,自己是班门弄斧了,只好讪讪地把护着谭先生的胳膊放下,“……以前来过啊。怎么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没来,连马靴怎么系都忘了!”谭宗明心里涌上一股巨大的负罪感,赶紧找补,“你看,马都比我记性好!走吧,咱们骑上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教练把“的卢”牵过来,扶谭宗明上马。“的卢”跟他多年,默契感实在太强,谭宗明刚一骑上,它就撒腿先绕场颠了一圈,开心地抖抖毛,一副“主人我是不是好棒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教练蒙在鼓里,一个劲夸谭宗明骑术好,没有几年工夫练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费半天劲才坐稳、马根本不听指挥的赵启平,脸色十分难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是想展现一下个人魅力,结果对方完美展现了个人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任由马随意散步,远远看谭宗明和“的卢”玩跨栏,帅到爆棚,非常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谭先生让他骑上这里“最聪明最听话最通人性”的“的卢”试一圈。赵启平愿意试,但“的卢”不乐意啊!一坐上去就故意颠他,跑圈跑得飞快,根本拉不住,谭宗明着急喊了一声,“的卢”一个急停,赵启平差点坠马,死死攀住马背不敢动,腿肚子直抽筋,最后被谭宗明亲自扶下来,早上出门搞了二十分钟的发型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摔下去再让马踩两脚,科室新来的俩实习医生就不怕没案例练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践证明,他俩水平级相差太远,根本没法在一个场子里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灰心!”教练热情地鼓励他,“您要是每周都来,最快半年就能练成谭先生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赵启平想,下午就去把卡退掉,再也不来了!


        一上午下来,谭宗明出了一身热汗,赵启平出了好几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兴致缺缺,谭宗明提议今天到此为止,如果赵医生还有时间,就去附近一家温泉山庄,“那里很安静,私房菜做得好,还能打台球,你不是爱打台球吗?咱们泡个温泉,再打会儿球,我请客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起泡温泉,意味着更进一步。赵启平一脸警惕盯着他,谭宗明有些紧张。谁知赵医生说:“谭先生先说实话!您老人家是不是还特别会打台球,随便就能秒杀我那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会一点,一点而已。”谭宗明简直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,为避免树立骗子形象,赶紧发誓,“台球绝对打不过赵医生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要是比我打得好,以后就再也不约谭先生出来玩了。”赵医生抬头瞥他一眼,三下两下把左手手肘护具拆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生了一双圆圆的小鹿眼睛,什么时候看,都好像能看进人心里。哪怕匆匆一瞥,也值得回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谭宗明很自然地伸手帮他解右边的护具,“也可以我约赵医生出来玩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躲,索性把右胳膊递给他,小声说:“那要看我心情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值班经理一直不近不远地守着他俩,看到此情此景,默默往赵启平卡里打了一千元代金券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谓附近的温泉山庄,毫无例外,又和谭宗明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群商界大咖,庭院买在一起,闲了总要聚聚吧?你开家马术俱乐部,我做个高尔夫球场,他搞个温泉山庄,互相入股,没事就约——附近几座山头都是他们合作开发的,基本踏入这块地界,就算踏进了谭先生的产业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有钱人也有搞不定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赵启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往谭宗明身边凑的妖精和人精一波接一波,他也算阅精无数。但赵医生这个路数的,当真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泡温泉这种事。寻常妖精一定会把场面搞得十分香艳,以至于谭宗明在吃饭的时候看着赵医生,脑补了一些不太合乎礼仪的画面。男人就是这样,再成功再大咖,也习惯往少儿不宜的地方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等他洗完澡来到露天温泉馆,只见赵医生从脖子到小腿严严实实裹着浴袍,斜坐在池边,两根手指松松夹着一根细长香烟,听到脚步声才懒懒地抬起眼皮:“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是一副冷淡又禁欲的模样,谭宗明越觉得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,赵启平只是吃饱又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缘分,都是阴差阳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泡在热水里,赵启平舒服地想立刻睡觉。瞌睡互相传染,加上上午体力消耗大,谭宗明也感到困倦,靠着石头小憩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日午后的阳光,透过纱笼洒进来,赵启平睁开眼,看见对面闭目养神的谭先生,脸上少了一点冷峻,多了一些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 VIP馆只有他们俩,热水没到胸口,一时安静得能听到心跳。赵启平彻底不困了,他小心翼翼挪到谭宗明身边,和他并排坐在一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于舒适的环境,似乎能瓦解人的戒备与意志。水流从谭先生那边流过来,贴着赵启平打个转再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表皮细胞已经亲切交流过了,四舍五入就是拥抱了,还有什么不能靠近的。赵医生闭上眼睛,往谭宗明那边又挪了五公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动不动,大概真的睡着了。反正他不知道,五公分十公分有什么差别?赵启平又挪近一些,近到两人肩膀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,能清楚看到谭宗明胸口的小痣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这个男人,就在这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冥冥中有什么感应,谭宗明一下清醒过来,扭头刚好对上近在眼前的小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吓了一跳,差点滑到池底,胡乱抓了一把,正巧落在谭宗明手里。谭宗明扶他坐好,意味深长地打量:“赵医生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面积表皮细胞接触后,赵医生反而淡定下来,生出一股大无畏的勇气,一点儿不害臊:“近距离观察一下谭先生。对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叫我启平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,赵启平深深看进谭宗明的眼睛里,不动声色,伸手在水下拨了一下谭宗明的小指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全名还没有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像被电流击中,全身的神经都战栗了一下。如果换一个人,他应该去握对方的手,去揽对方的腰,去抚摸亲吻,做一切风花雪月该做的事。但是看着赵启平焦糖色的眼睛,他怦然心动,却突然什么做不出来,好像再进一步就是伤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宗明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去了一个酒局,回来睡不着,来一发夜更。啊,小赵真是世界的礼物。


评论(217)
热度(827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