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(四)

有私设人物,而且有赵医生的倒追

不介意的话 目录 继续走起


(四)巧合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最近在研究微信分组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先生放哪儿都不合适。放“同事朋友组”,有时候发点重口味手术室故事,怕把人家吓着;放“领导工作组”,各种学习文件、业务探讨、撸起袖子加油干,都是发给领导看的,也不好;放“家人亲友组”就更不合适了,跟老妈撒娇、跟表妹互怼、调戏小侄子?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赵医生微信分组多了一个“谭先生组”,只此一家,绝无分号,想屏蔽屏蔽,想单发单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博士就是这么机智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聊天内容总离不开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喜欢尝新鲜,偏偏谭先生收藏各种年份、各种品牌的洋酒,有些连钱老板都没见过。而且谭先生为人亲切又大方,小酒友对哪瓶感兴趣,就直接带去酒吧开了请客,毫不吝啬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谭先生有时叫他“小酒友”。非常老干部,非常一本正经、斯文败类,每次打开微信看到这三个字,赵启平都想叉腰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聊着聊着,两人发现对方也喜欢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谭宗明是不大乐意和小酒友聊茶的。三十出头的小文青都离不了茶,喜不喜欢,案头要放一组好茶具,讲起茶道来,文化长内涵短,捎带鄙视袋泡茶,手里还得盘串核桃,不然就不够风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赵医生说:喝茶最烦他们讲那一套了。喜欢茶,喝就是了,怎么还喝出高低贵贱呢。喝茶不比喝酒高雅,都是人生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简直想穿过屏幕跟小酒友握握手。生意场上往来,附庸风雅的人更多,开谈必说书画,闲坐必须泡茶,不聊聊传统文化还不能说话了——谁知道是从哪位“大师”那儿听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喜欢小酒友这么通透干脆,透着一股子清亮亮的灵气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聊书聊音乐行,聊麻将桥牌也行。赵启平荤素不忌,开得起玩笑,也能一本正经讲医学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他聊天绝对不会聊不下去,小酒友有一千种套路等着你,光诊疗室段子能讲三个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小酒友对美食完全无法抗拒。有时谭宗明故意半夜聊老巷子里的猪骨汤,聊背街小道上的炒毛蟹,聊到一半,对面就要恼火,博士架子不端了,一股“为什么现在不给我吃”的怨念穿越屏幕直扑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逗乐子方式十分不符合霸道总裁的人设,但谭宗明乐此不疲。

        后来赵启平也研究出了制敌策略:晒体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后来,他们最喜欢聊人,聊他们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,悲欢离合的事,好像透过对方眼睛,看见这时而温暖,时而冰凉的世界。


        找一个能喝到一起的人太难,找一个能聊到一起的人更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老早自报家门,谭宗明却一直没透实底。这么知情知趣又好看的一个小医生,到底图什么呢?他怕吓退对方,也拿不准赵启平的目的,更拿不准赵启平想走到哪种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打算好了,要是将来真发生点什么,赵启平想要钱,他绝无二话,买车买别墅都行,就冲这份投缘。

        怕就怕,赵启平想要的不是钱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是个小游戏,后来越玩越上瘾。每天像打卡一样和谭先生聊天,每天都充满了新鲜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最大的惊喜,莫过于当你认为生活已经毫无乐趣、一眼看到底的时候,突然给你一个希望,让你知道世界上真有这么丰富有趣的人,还刚好被你遇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享受一下没关系的,别太沉迷就好,他想。玩尽兴了丢开手,茫茫人海,转眼就忘。搞地产、搞金融,随便吧,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谭宗明是谁。


        喝人家好酒,还拿人家好茶,赵启平有点过意不去,同时也琢磨开发点新乐趣。几经考察研究,发现有家开在半山腰的马术俱乐部挺有意思,赵启平直接办了卡,穿上马术服,让教练帮忙拍了一张巨帅的照片发朋友圈,问有没有人约骑马,他请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只发“谭先生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春阳光加上年轻骑士,谭宗明赏心悦目、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医生简直绝了,回回正中靶心:他谭大老板是多年马术爱好者,这家俱乐部就在他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整的,要赴约还得跟俱乐部经理打好招呼,千万装不认识,坚决杜绝迎接,老员工一律强制调休。好在是个幕后老板,有段日子没来,几名新招的员工不认识他,勉强能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约在休息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的别墅距离马术俱乐部也就3公里——当初特意开在家门口,就是图方便。这回为了以防万一,谭宗明特意借了管家的车,下山饶一大圈开上来。值班经理一见他,条件反射要一路小跑打招呼,被他一眼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已经单独来过两次,算是半熟,今天来得早,先换好衣服等他。远远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冲他招手,跟电影桥段似的,谭宗明感觉心情特别好,没想到开个俱乐部无心插柳,还能有这么一次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也心情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谭先生穿马术服是帅的,非常有范儿,好像他天生就该指挥千军万马。单看人也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聊边走,赵启平主动担任向导,谭宗明调动生平演技假装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千算万算,人都撤走了,可马认识他啊!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最爱的那匹“的卢”,隔着好几米开始连蹦带蹬腿儿,非要和他亲近,教练拉都拉不住,连带一马厩的马都亢奋起来,争先恐后伸着脖子向谭宗明嘶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久违的紧张向谭宗明袭来,冷汗冒了一脑门,感觉要露馅,小酒友要跟他闹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赵医生上前一步护着他,十分勇敢且镇定: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先生,没事儿别紧张啊!我跟你保证,平时它们不这样。来,站我后面,我带你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男友力超强哦!

评论(281)
热度(973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