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将就(二十三)

目录在这里呀~


(二十三)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


        情人节当天,附院骨科病区护士站摆满了鲜花和巧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挡不住。年轻小护士多,骨科准女婿们都指着今天宣誓主权、打击对手、扬名立万。何况这里还有赵医生,一草顶十花的赵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赵医生收到一束直径半米的蓝色妖姬,比院花排场都大。据说是某个富二代小姑娘为道歉送的,后来也不知怎么样了。今年大家都很好奇赵医生还会收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自己心里在打鼓。他真怕谭宗明来一“特大惊喜”,但隐约又有点期待。一直到下午,迷妹们送的巧克力和小公仔堆满办公桌,也没见什么特别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好,这样低调。赵医生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快6点,有约会的小护士要带着鲜花去约会,护士站叽叽喳喳,个别病人也来凑热闹。有快递员送来一个小盒子,请赵启平签收。赵医生几乎是在万众瞩目下签了字,他再怎么偷偷摸摸拆,群众雪亮的眼睛也瞄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”护士站发出整齐的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朵玫瑰花。纯金的。全院的小花朵又一次受到严重伤害,大概追赵医生是没有任何希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特么……低调……啊……赵医生脖子都红了,赶紧塞回盒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千里迢迢开车到郊区谭宅,进门大喊:老谭你故意的吧!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非常无辜:什么?什么故意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边脱外套一边往里走,大声嚷嚷:你别装!我说那花!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抱着谭小虎顺毛:花?就看见花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赵启平有点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不算情人节礼物。再找找,可别把盒子扔了。”谭宗明直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外套没穿,跑回车上把礼物连盒拿进来,鞋子一甩,拖鞋没换,坐地上扒拉。金玫瑰被小心翼翼地拿出来,最底下藏着一个小布包。赵启平掏了掏,是一把车钥匙。“那辆法拉利送你。我没怎么开过,跟新的一样。”谭宗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,激动地说不出话,在他脸侧亲了一下。“至于吗?这么喜欢?”谭宗明故意说,“平时对我可没这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贵重了,不合适吧?我不能收。”赵启平冷静一会儿,放开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看小赵医生想要又不好意思、硬要拒绝的样子,觉得特别可爱,是那种搔到心痒、只有他一人见过的可爱。“那还挂我名下,车归你开,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成。我小心点开。”赵启平又笑起来,蹬上鞋子往外跑,“我先去试驾一圈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法拉利在,大佬永远排第二。谭宗明认命地蹲下来收拾地上的金玫瑰。今天赵启平也挺够意思。第一个情人节,原以为小赵最多送个名牌领带,没想到他特地去拍了一个紫砂壶回来,当代名家的作品,没有个把月工资下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钱在谭宗明这里不值钱。他看重这份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壶是一大早送到公司的,精巧别致,泡白开水都是香的。“小赵多有心!我平时喜欢什么他都留意。”谭宗明对安迪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评价:你俩这腻歪劲,真让人受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办?谭宗明觉得自己有点贪心了。他想长长久久地和小赵腻歪下去,别说什么好聚好散。但又觉得这想法太奢侈,比十辆法拉利都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开车绕着别墅区开了两圈,兴奋得一头汗。下车发现没穿外套,一路跑回屋里,小虎小豹已经霸占他的椅子,盯着他的东坡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俩走开啊!走开走开!”赵启平撵猫,“喵也不行。”同样是猫,谭小豹性子冷淡,撵走也就撵走了。谭小虎格外机灵,跑到谭宗明脚边,委屈地呜呜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跑过去用脚把它拨开,不让它靠近谭宗明。“你还敢告状啊!不行,不许蹭,今天你们爹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小虎忿忿地嗷了两声,赵启平故意抱住谭宗明示威。小虎不叫了,后退两步,和小豹坐一起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它俩在鄙视我。你管不管?”赵启平把下巴挂在大佬肩膀上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遇见谭宗明以后,他越活越回去,很多行为自己都觉得幼稚肉麻。但当着谭宗明好像就没什么大不了,多幼稚都不要紧,反而以前装酷耍帅那些都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俩我可管不了。你我也管不了。吃饭吧。”谭宗明帮他切好东坡肉递过去。“情人节还有什么愿望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含住一块东坡肉,香甜软糯,眯着眼睛品了半天才舍得咽下去。“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?哈哈哈哈我都被你带老气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法拉利实在太招摇,小赵医生平时上班是无论如何不敢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到周末,不用谭宗明请,他主动跑到别墅这边,载大佬出去兜风。魏渭想牵头组织水乡自驾游,赵启平非要组织夜店一日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目瞪口呆:老谭!你居然也同意?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不乐意:谁还没年轻过?你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还是我带着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心知谭宗明只是嘴上说说,并不喜欢闹腾,于是找了间有格调的娱乐会所,开跑车把三位“总”挨个接上,位置安排到VIP,隐蔽又舒服。当天来了个小歌手,安迪和老谭只管坐着听歌就好。互动环节,赵启平还上台唱了一曲,唱完台下都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玩到一半,魏渭请赵启平去吧台喝酒,欲言又止。“得了魏总,想问就问吧。”赵启平想开车,点了最无聊的可乐,“您别把自己憋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渭摇头:“看你这样,我还用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笑了笑,过一会儿又说:“安迪当初离开你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怎么问这个。”魏渭看着他,“启平,一件事如果下定决心,就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严肃,赵启平反倒漫不经心:“手术要做,风险预估也要做,不矛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说痛不欲生,基本是个废人,你手术还做不做?”魏渭意味深长,“这么瞻前顾后,不是赵医生一贯风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商人,就是把得失看得太重。”赵医生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娱乐会所出来的时候,高峰时段还没到,一拨一拨年轻人正往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走在最后。今夜一切安排都很好,初春的晚风吹在脸上,他有些微醺,眼前还是小赵在台上看着他唱歌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微醺的还有安迪。她很少来夜店,整个人都有些亢奋,要求坐在前头兜风。赵启平绅士地帮她打开车门,她正要上车,听到背后有人叫:

        “安迪!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一不小心比平时多写了400字,总觉得这一篇废话有些多了。 最近一天掰成几天用,油尽灯枯一看才是周三。。绝望。。

(最后这个人很好猜嘤嘤嘤)

评论(122)
热度(766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