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将就(十六)下部开始啦

目录在这里呀~


(十六)完了,天灵盖以下高位截瘫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没奢望过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的力量太强大,能让一段感情灰飞烟灭,也能让一个人面目全非。连A股这种有规律可循的东西都没人能断言,何况缘分?

        能够好聚好散,就算功德圆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也是一样的想法。不过,他不是不信天长地久这一说,而是不信能和谭宗明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的世界很大,他的世界很小。他每天想方设法帮病人省几十块的检查费,老谭每天想着怎么从别人兜里掏几个亿。这差距好比一座东方明珠塔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之所以敢爬,除了情不自禁,还有一层因素,是他太想轰轰烈烈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燃烧过,才算活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式在一起的平安夜,谭大老板原本没什么特别的打算,但赵医生表现格外神勇,回屋不顾阻拦又喝了很多酒,趁拥抱时使劲一蹿,整个人挂在谭宗明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赶紧托住他,踉跄几步才站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谭总,你腰椎和髋关节还好吗?”赵启平贴着他耳朵,用气声一字一句地说,带着醉意和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被一把大锤狠狠砸进胸腔里,谭宗明喘着粗气说,不知道,赵医生来检查检查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醒来,赵启平感觉浑身有400多块骨头,手不是手腿不是腿,大脑不能支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醒来时大佬本人不在,应该是去晨跑了。幸亏不在,幸亏不在。赵启平在心里默念。他多年从医经验并没有带来多少帮助,生理和心理上都没有。说老实话,事先做了那么多理论准备,真经历的时候还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能全怪谭宗明老司机开得太猛,脱轨前那一脚油门是他自己踩的啊!跟男人,除了亲嘴儿,别的都特别特别啊!偏偏还没喝到断片,每个细节都记得,完全无法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老司机晨跑罢洗过澡神清气爽回到卧室,看见一只生无可恋、两眼放空的小赵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啦,还是不舒服?”谭宗明坐在床边,摸摸他的额头,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灵盖以下高位截瘫——赵医生自我诊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元旦,赵启平都处于从直到弯三观重塑的过程中,吃不好睡不好,活得像二等残废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自然是心疼又理解,尽心尽力照顾,最忙的时候还抽空陪他去听新年音乐会。赵启平终于打起精神,和同事换了班,穿上谭宗明送他的高级定制大衣赴约。

        骨科小护士集体炸锅:天了噜!wuli院草又被哪个妖精薅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赵院草一路耍着帅闪着光到地下车库,却没有找自己的车。这段时间,谭宗明车接车送,根本没让他碰方向盘。

        驾驶座车门打开,谭宗明走下来,特意绕一圈把副驾驶车门打开:“赵医生,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眼前一亮,下巴一扬:“大佬请,今天我开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大感意外:“不是‘这几天不想开车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想啦。早就想开你这辆。”赵启平不等他答应抢坐上驾驶座,摸摸这个动动那个,“跑车就是不一样!快坐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小直男的习性。谭宗明摇摇头。怪他一时兴起开了辆平时不常开的法拉利,直接导致自己失宠,只能伸手帮忙系系安全带、调调座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发出发!”赵启平特别兴奋,“太爽了,再来一副墨镜我能飞上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慢点飞,要是被交警骂了,你可别哭。”谭宗明笑着恐吓,毫无威慑力,“回郊区你随便开,市区小心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小赵医生的兴奋值从看见谭大佬那一刻充满,后来吃大餐、听音乐会都没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浸在音乐中的小赵,专注又深情。谭宗明过去以为年轻人所谓“热爱古典音乐”,不过是附庸风雅。认识小赵以后发现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有人喜欢唱K又喜欢听古典乐,喜欢网游又喜欢书法。小赵身上有一种独断专行的劲儿,喜欢什么就认真喜欢,不管“通常情况”,也不管旁人怎么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VIP位置,享受是加倍的。乐章高潮部分,如大江东去、气势万钧,忽而画面一转,又见柳暗花明、小桥流水。赵启平心神激荡,轻轻握住谭宗明的手,目视前方,面无表情,感受那手心里传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谢,我也一样。谭宗明反握回去,与他十指相扣。几乎是一瞬间,战栗感从指间传遍全身,谭宗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多长时间没做过这个动作、没这种感觉了?

        反观小赵,神色泰然。谭宗明用拇指摩挲他的手腕,心里偷笑:心跳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奏结束,观众起身鼓掌。赵启平鼓得很投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侧过身小声问:“真的这么开心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赵启平歪头回看他,“大佬要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您看着给。”谭宗明一脸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脸皮愈发厚实,正要低声回击些什么,突然越过谭宗明,看到三排座位之后有个熟悉的身影:关雎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久不见,关雎尔居高临下地看着风度翩翩、帅气依旧的赵医生,一时愣了,周遭掌声不断飞入耳朵里,如同心碎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(啦啦啦~欢迎来到下部狗血之旅~这段时间经历了一个小手术,现在半血复活身轻如燕~据说是手术台上醒来挨个感谢大夫差点坐起来握手的第一人。。。主治医:依稀看到了你喝高的姿态。。。)

(小赵想说的是:谢谢你,超开心!)


评论(162)
热度(925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