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将就(三)

目录在这里呀~】


(三)小赵做事专心,挺好


        下午5点30分,天空下了一点小雨。

        晟煊集团大厅门口,几个没带伞没开车的小精英聊天等雨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T恤黑墨镜的赵启平走进来时,见过大世面的女精英们都看呆了,过了几秒才拿出手机偷拍。有人拍下背影发朋友圈:“我们公司大厅被他点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点儿不吃惊。要是哪天姑娘们不看他,他反倒要吃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,而且是那种没争议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的好看,总会有点争议的。比如有时人们夸一个男人帅气,总会有一拨人跳出来说:哪里帅了,我怎么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不是。打从记事起,他就好看得没争议,好看得超越个人喜好,上升到人类社会共同审美标准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讨厌他的人,也要说一句:小赤佬也就长得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幼儿园女小朋友拖着鼻涕要嫁给他,小学天天有人给他带零食,中学收获了无数小纸条。到了大学,他打个篮球,球场四周能坐三层学姐学妹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以曲筱绡第一次见面撩拨他时,他看一眼就心领神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丁秘书已经等候多时,从一片花痴目光里引着赵启平往“霸道总裁专用电梯”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安迪办公室里再次见到“壕中壕”,赵启平检查患处、涂上药物、戴好医用护腕,干净利索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这次一定不能再活动右手了。”赵医生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趁机“教训”:“老谭,要听医生的话,上了岁数,别逞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个的不学好。”谭宗明拧起眉毛假装发怒,语气却是温和的。一屋子人都笑起来,赵启平也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有人探头探脑,安迪以为有公务,起身快步去问,回来一脸笑意:“赵医生,你的迷妹追到我办公室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秘书接话:“安总您看看微信,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咱们同事朋友圈都被赵医生刷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笑笑没说话,低头收拾随身医用包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和安迪都看在眼里:小赵医生心里还是不痛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说什么也要请赵启平吃饭,丁秘书已经麻溜儿把餐厅订了。赵启平还要推辞,谭宗明开了尊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安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赵医生送医上门,这顿饭,无论如何也得请,我来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向来如此,温和低沉又不容反驳,必要时深深看着对方眼睛。对手再不甘愿,也不由自主地要答应。不知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,还是多年生意场上练出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心知谭大老板日理万机,饭局上除了大佬就是政要,请他吃饭,实在有点“屈尊纡贵”的意思。反正他闲着也没事儿,吃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吃把魏渭也吃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四人吃得有些冷场。谭宗明和魏渭有时谈些生意上的事,安迪偶尔加入,剩下一个插不上话也不想插话的小赵医生,低头专心拆蟹,蟹八件用得特别顺手,边边角角的肉都要剔出来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觉得他不像吃蟹,而像解剖。这么想着,也就随口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正大战蟹脚,吓了一跳,抬头睁大眼睛问:“嗯?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谭总说你不是吃蟹是解剖!启平啊,你也太专心了,另外这受惊体质能改改吗?一惊一乍的。”魏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小赵这样挺好,干什么事儿都用心。喜欢吃再点一份。”稍微相熟了些,谭宗明把“赵医生”改口成了“小赵”。他这个年纪的人,习惯这么称呼年轻人,有一点“爱护晚辈”的感觉。安迪跟他时间久了,也染上这个习惯,曲筱绡叫“小曲”,关雎尔叫“小关”,邱莹莹叫“小邱”。用曲筱绡的话说,一股子浓浓的老干部味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在医院体制里待得久,自然是习惯的,只笑着摇头说“谢谢不必”,没有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渭和安迪都了解赵启平,看着能闹能玩,其实心里清高,压根没几个朋友。他俩想法一致,帮不上什么忙,就拉着赵启平打打牌、散散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魏渭一邀请,谭宗明也要去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【娘诶最近麒麟臂有点躁动是怎么回事诶……不是我硬要吹我们小赵啊!是人设就这样啊!不是我硬吹啊!】

【感谢亲爱的 @回声的声音 医务工作者辛苦了】

评论(108)
热度(850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