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将就(一)

【冒昧对谭赵下手了,慢热依旧,絮叨依旧,跳坑请谨慎~】

目录在这里呀~】


(一)有没有人说过,你长得像麋鹿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是有钱人里的讲究人,讲究人里的细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常说,到什么时节,就该有什么时节的样子。比如清明一定要饮茶,明前的信阳毛尖,一芽一叶,立在水里根根分明。茶点要配青团,苏州老店里买,草香浓,甜味淡,小小圆圆一团绿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秋买蟹,重阳赏菊,该讲究的一样不能少,洋节也一样。有那么几年,每到情人节,他都要托人送一车玫瑰给远在美国的安迪,美名其曰“吓吓追你的傻小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说,老谭你是太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摇摇头:这是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圣诞节前,老谭真叫人买了棵树放在家里,壁炉点上,礼物堆上,像模像样喊安迪来开Party,千叮咛万嘱咐要带着邻居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心里明白,最近感情工作两不顺,老谭是想让她散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姑娘们知道要去“谭总的大别墅”,个个兴奋得很,提前一个礼拜买衣服买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无语,不理解这种“穿最漂亮的衣服去最高档的Party拍最好看的照片”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Party当天,安迪敲开2202的门,樊胜美美得惨绝人寰,小邱妆画浓了有点减分,关雎尔也换上了美瞳,一改平时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里叽叽喳喳,2203突然开门,闪出一顶鹿角小帽来。曲筱绡一手拎包一手提鞋,单脚跳去按电梯:“你们先走,我要接赵医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和樊胜美对视一眼:不是闹掰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关雎尔没做声,把自己胸前的麋鹿胸针摘了。这个胸针,邱莹莹在家里缠着她要了半天,这会儿乐得一把拿去:“你不戴我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脚痛才进屋——谭宗明的豪宅,着实把2202的姑娘们镇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这才知道老谭的良苦用心和妥帖周全。除去她们几个,老谭只喊了五六个和安迪相熟的女同事,魏渭没叫,小包总也没叫,生意场上你来我往的人都没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过意不去,大好的日子,老谭净为她忙活。谭宗明摆摆手,让她放开了玩,越疯越好,其他的什么都别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玩你们的,我要的就是这气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开了一瓶香槟,说今天我万花丛中一点绿,很荣幸为女士们服务,各位务必要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放了桌球、蛋糕、点唱机,谭宗明说到做到,一人窝在沙发里,看安迪被缠住玩闹,他自斟自饮,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门厅那边传来一个娇嗲的声音:“安迪——你看谁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肯定是小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有点好奇,扭身回头看了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事后回想,那天“小赵医生”真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曲筱绡一身圣诞装红红绿绿,拖着一个穿深咖色大衣的瘦高青年,长长一双细腿,两只圆圆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曲的帽子该戴在这小伙子头上,他更像只麋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曲,常听安迪提起,久闻大名。”安迪介绍完,谭宗明笑着举杯,“赵医生,多谢赏光来我家。你来了我可就有垫背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是第一回见这种公园级别的“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认识的人里,小曲和魏渭算是拔了尖儿的“土豪”,今天一见,才知道什么是“壕中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小赵医生才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他进门,一屋子姑娘都安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平安夜,曲筱绡风头无双,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收了一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今天给足了她面子,没人能看出他俩又在冷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桌球打得漂亮,歌唱得好听,人更是帅到没边儿。好些个姑娘不敢正眼看他,看了就要脸红,比如小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打趣说,老谭,赵医生一来你失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窝在沙发里撇撇嘴:年轻啊。过一会儿又说,小曲和赵医生,没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不信。谭宗明起身给自己加了点酒,“直觉。你们玩,拆礼物的时候叫我。美国那边给我发了邮件,我去隔壁看看,顺便歇会儿。年轻真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再听到“赵医生”三个字,已经是大半年以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末秋初,天气稍微凉快些,常有人约谭宗明打高尔夫。一个夏天不打,突然连着打一个礼拜,手腕开始肿痛,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见了说魏渭打高尔夫时也有过,得挂个骨科看看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不置可否,眯起眼睛:“安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皱眉:“安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认栽:“我和魏渭复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上个月。别评价,也别提建议,让我自己跟着感觉走。”安迪掏出手机翻微信,“赵医生就是骨科,我帮你找他。哦对了,见了赵医生别提小曲,他俩分手快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努力回想了一会儿,人和名字才对上号:那个“麋鹿”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俩分分合合好几次,这回应该是真的。小曲到现在还伤心呢。”安迪给赵启平发了条微信,问他什么时间坐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直觉挺准的。”在谭宗明心里,曲筱绡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,什么事跟她沾边,多半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迪翻个白眼,手里不停:“谭半仙儿,给您打听清楚了,明天下午赵医生坐诊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
【这一篇大概不会塞太多段子,顺其自然吧】

【还是会放一些我自己的体验在里面啦~算是个人的一点理解吧~】

【感谢 @回声的声音 做我的医学顾问,360°鞠躬感谢!】

评论(162)
热度(1297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