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番外·拾】蔺大阁主:致我们永不逝去的青春

整个系列已完结,请看我是目录


(一)

爱一个人,总是很盲目的。

无论在外头多么成熟稳重,在爱人面前总要露出少年心性,幼稚冲动,不可理喻。


比如千方百计搜罗对方可能感兴趣的东西,献宝一样堆在人家面前,指指这个指指那个,只盼一点笑颜。

如果恰恰好,对方也爱你,那么不管你送错多少东西,他总会满心欢喜,视若珍宝。


新任大梁皇帝有个特殊的爱好:收集医书古方。

这儿淘一本,那儿讨一页。

反正他开口,没人不允的。

世人多以为新帝纯孝,一切为母亲着想。

然而那陛下亲手誊抄的古方,从来都一式两份。


多数时候阁主都很矛盾。

天下奇方,十之八九在琅琊阁。

陛下不通医术,什么粗浅错漏的方子都会递来。

可见着陛下那认真的模样啊。

他又觉手中握的是千古良方。

可以平肝火、顺腑气、通经络。


亦可慰相思。


(二)

后来的岁月里,他们常常寻找各种慰藉。

比如相隔千里,共赏一轮明月。

比如每逢佳节,各熏一枝柏叶。


烧柏叶,除百业。

愿君岁岁常康健,勿忘前时约。


这是静妃娘娘家乡的说法,原本他二人是不信的。

可是碰不到、摸不着的日子里,什么说法也信了。


说伤离别吧,阁主每次离开金陵,陛下都未说过挽留的话。

他说,先生去吧,替我看看这江山也好。


说重情分吧,陛下被逼着“充盈后宫”时,阁主一句话也不说。

他说,后宫是皇帝的,景琰是我的。


(三)

初时白术劝过:不过图新鲜,闹一会子罢了,娘娘别过心,要不了几日就散了。

娘娘难得发狠:景琰那性子,散得了才怪。


战英也觉得二人迟早要分道扬镳。

横亘在他俩中间的麻烦事儿太多了。


有一年大旱,处处欠收,国库吃紧。大渝与北狄境况更差,欲联手攻打占据富庶之地的大梁——占几座城池,要么割地,要么赔粮。南楚态度暧昧,也想分一杯羹。

那时新皇登基才几年,朝野不稳,战事败退,人心惶惶。


陛下日夜操劳、忧虑深重。

阁主心中十分愧疚。

几国密谋的计策,琅琊阁已经拿到了。

但他不能给。

琅琊阁百年间制衡天下、屹立不倒,全在“居中而立”。


陛下恪守边界,绝不让他为难。

几次阁主挑起话头,陛下都赶紧岔开。


如此焦灼煎熬半月。

一日陛下驾马亲临苏府。

推开房门,扑通一声跪在阁主面前。

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
阁主一瞬间有如万箭穿心而过。

那是大梁皇帝、九五之尊啊。

他竟硬生忍着没有去扶。


(四)

那日阁主夺门而出。

陛下心如死灰,挣扎起身。

却见半截琅琊秘奏就放在书架上。


做一回窃贼又如何。

错都在我,与先生无关。


内容虽被毁去大半,但终究救了急。

此事牵涉甚广,二人都付出许多代价。

却又都只字不提。


凡此种种,总难断绝。

他们互相妥协,辛苦维持。

偷得片刻闲,能捱半月艰。


陛下说,若你我二人是不知名的江湖小卒就好了。

阁主道,小卒也有发愁事儿呀。


不能当小卒!

有人来抢我,你打不过怎么办。


(五)

其实陛下还是小太子的时候,身手就挺好的。

但登基这事儿吧,向来危机四伏、暗潮涌动。

阁主是一万个不放心。


左一个“你这些近卫功夫还得练啊”。

右一个“巡防营的人都过筛子了吗”。

搞得蒙大统领和列小将军很没面子。

纷纷去太子殿下面前告黑状。


殿下打好腹稿刚要开口。

阁主突然把他薅起来:

“前两天教你的轻功练好没有?关键时候能救命的!给我使一遍看看!”


最后太子被迫练功一个时辰。

阁主耳提面命、疾言厉色、绝不放水。

一丁点儿没做好就要重来。

稍微懈怠就被撵着满宫跑。


列小将军本来想偷看阁主吃瘪的。

结果吓得再也不敢吭气了。

叫来蒙大统领:

您强您先告。


(六)

太子殿下被操练得叫苦不迭。

晚间阁主一边捏腰捶腿一边哄骗:

有进步!有进步!明天再学一招!

气得太子差点想直接退位。


登基前一天晚上,阁主怂了。

抱住太子不撒手:

明天你就当皇帝了。

明天你就当皇帝了。


不是我的小太子了。

他默默地想。


殿下十分不解:

先生怕将来不方便吗?

我让人在寝宫建了一个大书房呢。


你这小太子!

不解一点风情!


后来阁主见到小皇帝的书房时吓了一跳。

真!大啊……


被帝王宠爱的感觉。


(七)

临睡前,阁主把一玉扣放在小太子手里,嘱咐他一定贴身佩好,不可轻易示人。

遇到刺客万不得已,可亮出此扣,或能躲过一劫。


“先生从哪里求来的吗?”

太子殿下来回把玩,觉得有些眼熟。


“此扣可号令琅琊,见它如见我一般,江湖高手若是认出,必不敢对你动手。”

阁主说得云淡风轻,太子听得胆战心惊。


“这宝贝……先生怎可轻易给我!”

阁主难得没再逗他,老实说此扣原有一对,不过分一个给他罢了。

“有它在你身边,便如我在,多少安心些。”


再说我都给你了!

一个玉扣信物算什么!


阁主刚要吹灯上榻,殿下叫住他:

“先生这玉扣,我像是见过的。”


阁主惊得差点爬不上榻。


(八)

阁主趁黑夺过玉扣塞进枕头下。

“赶紧睡!别误了时辰!再磨蹭拖你起来练轻功!”


殿下实在对轻功有阴影。

暂且把玉扣的事放下,专心睡觉。


没过多久坐起身来:

“先生我想起来了!这样的玉扣我也有一只!”

阁主装睡不成,翻身压住太子:

“到底睡不睡!?”


太子不惧威胁,自顾自讲下去:

“当年我在东海遇见一个奇人……”


阁主一面不想让他知道,一面又万分好奇。


“……那人易容术十分了得,我与他交往多时,竟不知他真实面目。”


“他自称也是少年人,见闻却比我广博许多,功夫也远在我之上……”


“那是我第一次结交宫外的朋友。虽然是老者面容,却神采飞扬,有趣得很……”


“……他也送我一只玉扣,约好给彼此看真容。可惜我得到兄长与小殊出事的消息,连夜回京,没有赴约……”


(九)

殿下说,后来那玉扣偶然被母妃见到,便送与母妃了。

我失信于人,这位朋友必定要恨我。


阁主轻吻太子额头,说不会的。

他永远永远不会怪你。

他只有深深的遗憾。

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没陪在左右。


殿下心中一动,隐隐有点猜测,又不敢深想。

半晌才小声问:

“我记得……阿娇说先生也会易容。”


小太子呀。

什么时候起,你越来越聪明,而我越来越蠢笨呢。

竟以为你是看不出、猜不透、想不起来的。

哪知当年那份诚心,你与我是一样的。


“少年易容成老人,天下能做到的不过几人而已。”


“你家先生刚好是其中一个,你说巧不巧?”


“做这玉扣的羊脂玉,一点儿瑕疵都没有,走遍天下也找不着第二块。总共不过巴掌大,只做得两对玉扣,一对母扣,一对子扣。”


“母扣琅琊阁主拿去,子扣给了当时的少阁主。可惜呀,少阁主脾气大,小朋友没赴约,就把那信物丢进海里。”


“玉扣找不回来,可是人被他找回来啦。你说,这少阁主厉不厉害?”



(十)

登基大典上,新皇是黑着眼圈儿的。

可是端方沉稳、威严持重。

没有一丝紧张慌乱。


霓凰带着穆青,坐镇边关。

蒙挚手握禁军,严阵以待。

战英统领近卫,有条不紊。


看不见的地方,还有琅琊死士相护。


最信任的将士、最忠诚的朋友与他站在一起。

还有最亲密的爱人在暗中注视。


什么危机暗潮也不怕。

这大好河山、锦绣岁月,他稳稳握在手中。

无惧,亦无悔。


阁主远远看着他一身龙袍,突然热泪盈眶。

好像终于苦熬出头的是自己,风光无限的也是自己。

好像已经和他走完了一辈子那么远,如今又站在新轮回的起点。


啊呀呀。

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皇帝啦。



【最后一篇番外啦~这一篇搞笑少了一些,大概我自己也有点舍不得吧。

蔺先生和小太子的故事到此为止啦~在我心里,他们停留在刚刚好的年纪,永不逝去。

还在纠结以后写什么……】

评论(280)
热度(920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