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·番外:两代人

正文已完结,请看新目录 以前的目录

番外:两代人


        周五有件大事:赵启平妈妈约他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一起快一年,赵家爸妈别说接受谭宗明,连赵启平都不接受。断绝来往已久,这还是第一次主动约儿子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帮赵启平做了周密的计划:

        找一家环境清雅的餐厅,赵启平先去,母子俩好久不见,只要赵启平放低姿态,必能说些体己家常。谈到气氛融洽,赵启平找个理由顺水推舟,把在附近等待的谭宗明叫去,见上一面,先从熟悉开始。若是聊得顺利,饭后还可以带赵妈妈去他们市区的新家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刚在一起时,谭宗明买了一套房子,位置在赵启平单位和晟煊之间,朋友的楼盘,环境很好,平层大户280多平,早早地装修妥当。最近他在赵启平隔壁租的房子到期,两人便搬到那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带赵妈妈看看他们的新家,看看他们的生活。这里一切装修、家具都是他和赵启平共同讨论的结果,有落地窗、大阳台、衣帽间,也有按摩浴缸、家庭影院,因为赵启平喜欢坐在地毯上看电影,谭宗明还装了地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就算赵妈妈再不待见他,看见儿子住得舒服,多少也能安心些。


        11月下旬的上海,天气变得阴冷。连续下了两天雨,潮湿寒气往骨头里钻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订在一家日式餐厅。赵启平拎着精心挑选的护肤品、丝巾、包包、鲜花,兴冲冲往包间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门打开,里头坐着三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今天穿得很优雅得体,笑着招呼他入座:“启平,你魏阿姨和旸旸也来了。你跟旸旸好多年没见了吧?她刚从日本回来,今天刚好有时间,一起聚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阿姨和赵妈妈是同学,旸旸比赵启平小三岁,小时候经常一起玩。那时大人们总喜欢问他“长大把旸旸娶回家好不好”,他总是很听话地说“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旸旸长大后还是小圆脸大眼睛,比小时候漂亮,站起身冲他笑:“小时候叫‘平平哥哥’,现在得叫启平哥了,还是那么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接腔,看着赵妈妈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大十八变,不敢认了吧?”赵妈妈打个圆场,不慌不忙,“怪我没提前跟你说清楚,魏阿姨也是凑巧有时间。快坐下,还带了花呀?正好送给旸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形势,还有什么不明白?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去这么久,赵启平以为爸妈就算生气,就算断绝来往,也该接受现实。想不到还有这一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鸿门宴,丝毫不冷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和魏阿姨像是商量好了似的,话题一直围着赵启平和旸旸转,一会儿回忆童年,一会儿聊聊现在。旸旸有一种洞察人情的轻熟感,既不过分热情,也不过分矜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赵启平过分沉默,倒像是一次完美的相亲宴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聊到什么话题,赵妈妈碰碰赵启平胳膊,“加旸旸微信,她也单身。以后你们年轻人多交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低头夹菜,没反应。旸旸大大方方拿出手机,“启平哥,我扫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微信收到旸旸的好友申请,赵启平点了添加。紧接着又跳出一条新消息,是谭宗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到门口了。现在进去合适吗?”谭宗明留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糟糕,把谭宗明忘了!


        桌上聊天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阿姨说:“启平和旸旸小时候好得跟亲兄妹似的。放在古代,他们这就叫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,现在世界小了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倒远了,一不小心就生分了。幸亏今天坐在一起,这缘分就算续上了。”赵妈妈把汤勺给赵启平,让他给旸旸盛汤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顾不上。他赶紧发微信:情况有变,你别进来!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已经走进餐厅,停下脚步问:怎么了?聊得不愉快?

        “被迫相亲”四个字敲上,赵启平又删掉,改成:反正很不顺利,你先回去吧,回去我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没有回复。赵启平心急如焚,连续发了好几条“快回去”、“别进来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吃饭还不把手机放下?”赵妈妈笑着说,“旸旸别在意,你启平哥最近特别忙,连我都见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说话,也吃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走人,想甩脸子,想吵架,想直接把谭宗明拉进门,大声对她们说“我不是单身!我是个怪物!离我远点!”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母子俩好几个月没见面,刚坐在一起,就非要再撕裂一次吗?

        旸旸呢?她犯了什么错?她一无所知,还精心化了妆,她的面子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魏阿姨呢?她要怎么想?以后她们老姐妹的圈子要怎么想?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面豁出去不要了,他妈以后还要做人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我不进去,别着急。”谭宗明终于回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又开始下雨,谭宗明在微信里劝他:别急平平,有话好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句也不想说。一顿饭无比漫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后半程,赵启平拉着脸,连微笑也不想应付。魏阿姨和旸旸再迟钝,也能看出赵家母子俩在闹别扭,今天不是个谈感情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硬撑到最后,赵妈妈也有些力竭,草草收尾,在门口作别,约了以后有机会再聚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谭宗明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走,放心不下,在街对面咖啡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没有太失望,他只担心赵启平把关系闹得更僵,匆匆拎起见面礼向马路对面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魏阿姨母女刚一离开,赵启平甩手就走。赵妈妈在后头撑伞:“平平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态度?妈,我还想问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赵启平回头反驳,“给我打招呼了吗?我是单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长大了我三十多岁了,我有我的尊严,不是你们随便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!还有你!”赵启平一眼看见越走越近的谭宗明,生气值瞬间提高了一个档位,“不是让你回去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今晚特地穿了西服三件套,在冬雨里一吹就透,加上没带伞,头发被雨淋塌,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,尴尬地摸摸鼻子:“阿姨,那个……都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能说什么?继续当街吵架?赵启平干不出来。他三步两步走到车前,勉强压下情绪,“妈,我送你回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沉默地坐进后座。谭宗明很绅士地跟在后头帮她关上车门,又绕一圈坐到副驾驶位置。他俩商量好的,今天谭宗明不开车,他的车太招摇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赵妈妈看了一眼谭宗明,说:“平平,我打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别!”谭宗明赶紧表态,“您别动,我下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。我下车。”赵妈妈很坚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忙说:“下着雨呢,还是我打车回去。平平快送阿姨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。”赵妈妈去摸门把手,结果车门“啪”地上了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!别争了,先送我妈。”赵启平绷着脸,把安全带系上,发动汽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,你这是干什么?我不想和这位谭先生坐在一辆车里,我不打扰你们,让我眼不见心不烦,不行吗?”赵妈妈也有些赌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这不合适。”谭宗明诚恳地说,“怪我没提前跟您商量,天冷,让平平送您回去,我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好好待着!”赵启平突然爆发,“谁都不许再提下车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和谭宗明都吓了一跳。车里一时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在各自领域里都已“功成名就”。往常没人敢这么跟他俩发脾气,唯独赵启平。也只有在“爱赵启平”这件事上,他们能达成一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车开得很快。谭宗明想劝赵启平开慢点,张了张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前窗在水雾里变得模糊。又开了一段,赵启平放慢速度,把车停在路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是我最亲最近的人,这么冷的天,我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吹风淋雨,我有错吗?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个,我有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赵启平带了一点哽咽。谭宗明想抱抱他,又没办法。赵妈妈一脸心碎,眼泪已经蓄在眼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再次陷入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赵启平解开安全带,说“你来开”。谭宗明换到驾驶座,重新上路,其间往副驾驶瞄了好几眼。赵启平蜷缩在位子上,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安静地走了很久。经过一个红绿灯时,赵启平肩膀微微有些颤抖。

        谭宗明知道他在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也知道。一直都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到小区门口,赵妈妈拉开车门,却没下车,反复犹豫还是开口:“今天妈是没跟你打招呼。可是平平,你往我们心口捅刀子的时候,也没打招呼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你觉得我们冥顽不灵。但为人父母,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孩子走……走弯路。你想让爸爸妈妈理解你,那你是不是也该理解理解我们呢?我们也有挣扎的权利吧?也有坚持的权利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得很克制,原本想说“走歪路”,最后改了。也许是因为赵启平的脆弱,也许是因为谭宗明的小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回答。他眼泪一直掉,在袖口洇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这么难?为什么他和谭宗明已经尽可能地站在人群之上,没有生活之忧,没有依附占有,也熬过十年离合、从头再来,却还是这么难?

        爸妈是固执的,他又何尝不是?


        曾经他自诩聪明过人、心态理智,也深信谭宗明的周密稳妥。但在父母的事情上,他们一次也没有成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情与家庭,所包含的爱恨太重了,能一棒把人打回原形,打得一地鸡毛、四分五裂,现出最自私又最无力的原形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下车,想一想,带上了他们送的大包小包。赵启平隔着玻璃看她的背影,打开车门,小跑过去帮她拎包撑伞,一直送到电梯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湿湿的,全是水迹,不知是雨是泪。他从小就这样,轻易不会哭,一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掉,很难哄的。赵妈妈忽然想,儿子这么拧,不知谭宗明当大老板的,会不会总迁就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……”赵妈妈忍不住握他的手,颤声说,“多大人了,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梯来了,赵启平紧紧拉着她不放,一声不吭,像小时候舍不得她去出差时一样,明明很懂事,明明知道要让她走,可就是不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天冷,回去吧。”赵妈妈终于滴下眼泪,强自微笑,“下次你回家。我跟爸爸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送完赵妈妈回到家,赵启平最难过那阵儿已经过去了,面无表情地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门换了鞋,小满也不摸,径直去洗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跟到卫生间,手伸过去,刚碰到人就被甩开。“平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了让你先回来吗!还待在那儿干什么?看我多难堪吗?”赵启平回头嚷嚷,脸上的水迹还没擦,鼻音也很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取来毛巾帮他擦脸,赵启平拿手挡,他摁住硬擦,“你也就能拿我撒气。撒完了吗?撒完了去遛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还想再横一会儿,便说:“今天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不得你。”谭宗明把他抱到洗手台上坐好,认真做思想工作,“平平,越艰难的时候,越要保持生活常态。因为只有常态能帮你把情绪归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。”赵启平倾身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回抱他,“那再给你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分钟不能再多了,现在开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没过两分钟,赵启平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我想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心里一疼,轻拍他的背,“平平,会好起来的,正常结婚还有那么多家庭矛盾呢。慢慢来,还有我在,我陪着你,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我要十分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小满预感今晚遛狗遥遥无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人生太难圆满,也太难一步到位。
希望我写了一位固执但理智的母亲。
又到年底加班季,大家照顾好自己~


评论(117)
热度(504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