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二十一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二十一)爱的代价

        装X总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赵启平在澳门的酒店里躺了两天,吃什么吐什么,喝口水都犯恶心,闭上眼头晕目眩。特别难受的时候,只好望着天花板骂谭宗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决定回去立马签一个协议:谁变心谁蹦极。想想谭宗明不恐高,又恶狠狠地加一条:谭宗明连蹦十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缓过来,慢悠悠回到上海,已是春光一片。杨柳抽条玉兰盛放,小风一吹,心情特别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开车去机场接人,远远看见一个穿皮衣戴墨镜、酷酷的小赵医生,拖着小皮箱,走路都带风。两旁不论男女,刷刷回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酷酷的小赵医生大步走来,直接给中年企业家一个拥抱,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瘦了。”谭宗明揽住他,还是有点心疼,“好像也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松开手,瞪他一眼,又抱回去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重新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特别想你。”谭宗明抱紧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谭宗明几次想问,欲言又止。赵启平直截了当:“别问我蹦极的事,不想回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……”谭宗明趁红灯去握他的手,“我查了资料,也问了医生,你这样很危险,以后不能再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赵启平也后怕,知道谭宗明有多担心,主动乖乖地说:“以后不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高台上那一刻,赵启平是主动跳下去的。他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要么死,要么跳完了好好去爱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可以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旅行,就像过去的很多年。如果这辈子没有遇见谭宗明,他一样可以活色生香,可以自由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遇见了,也重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真正的“好”是什么样,就不再想要“不错”。他知道为一个人心跳加速、热血沸腾是什么样,就不想再要索然无味、或昙花一现的爱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直以为,对谭宗明的种种依赖、眷恋、离不开,是“没长大”,是“孩子气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他独自走过那么多美好的山水,沉下心回望才明白,真正的长大,是勇于选择,并承担后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宗明,我现在要回家摊牌,你去不去?”车开到半路,赵启平突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愣,随即说:“当然奉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给赵家父母礼物,谭宗明早就备好,一直放在后备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两手空空,在澳门的时候,他给爸妈手写了一封八千多字的信,讲谭宗明,也讲他自己,连同旅行途中的明信片,快递寄回家。刚才查单号,家里昨天就收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到赵家时,差不多要吃晚饭了。赵妈妈是系着围裙来开门的,赵启平进门时还好,一见谭宗明,她手里的汤勺都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谭先生,我们家里不欢迎你。”赵妈妈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硬把人拽进来:“妈,他是我的客人,难道我也不能进门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赵妈妈咬牙跺脚,在他背上使劲打了两巴掌,“你这孩子,要气死我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直视她的眼睛,又倔又硬。谭宗明有备而来,一点尴尬失措的神色都没有,温和笑笑,奉上礼物:“阿姨您好,启平和我的一点心意,请笑纳。您别怪启平,今天来,就是想跟您聊聊我们的想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聊?”赵妈妈不搭谭宗明的话,瞪儿子一眼,捡起汤勺转身就走,“不是在信里都说了?你爸爸气得血压都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赵启平有点心虚:“爸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回答,他拽着谭宗明往里走,赵爸爸还在客厅的老位置上,听见动静已经站起身,手里正攥着他那封信,一脸愠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刚要说话,赵爸爸直接把厚厚一叠信撕作两半,摔在他面前,怒不可遏:“走!我跟你没有话讲,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!”


        一字一句写成的长信飘散在地,赵启平从没见过父亲如此失态,从小到大,老爸再严厉,也是学者风范,从没这么面红耳赤地发过火。赵妈妈赶紧来劝,“平平!不要气你爸爸,等下血压又要高了呀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妈,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吧。”过了几分钟,父母情绪缓和一些,赵启平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小时候您给我讲哲学,讲苏格拉底和尼采,您说一个人只有认识自己、成为自己,才能实现人生的价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花了很多年才明白。我一直努力想成为您和妈妈心中那个完美的儿子,我也以为我会按部就班地读研、读博、工作、晋升,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孩子,可是命运出现了变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遇到一个人,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优秀也最有趣的人。我也试图忘掉他,结果十年都没忘掉。我想告诉自己这不对,结果十年都没给自己洗脑成功。也是挺失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总说我年纪不小了。是,我已经三十而立了,如果这么大还不能诚实面对自己,也许就更失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妈,我……我很爱你们,也完全理解你们。但是感情这件事,我骗不了自己,也不想再骗你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得平静又认真,没有出言顶撞,也没有低头退缩。谭宗明看着他,像看到十多年前的自己,一切挣扎煎熬,感同身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掏心掏肺,赵爸爸不为所动: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启平,你还没有资格跟我们讲感情、讲人生。你从小条件这么好,根本没经历过苦难,你懂什么叫人生?什么叫责任?以为自己读过两本书、出过两趟远门,就了不得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你那点冲动,能坚持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爸爸指着谭宗明:“你以为他那点冲动,能坚持一辈子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每一代人都是不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双手颤抖、心脏狂跳,抑制不住要反驳要抵抗,可是他来之前想了一万遍“不要争吵”,又拼命控制自己,不要说出伤害父母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实在看不下去了。不是所有的沟通都能有结果,今天再待下去,只会徒增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阿姨,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开口。不过,如果您二位担心启平在我这里受委屈,大可以给我一个考察期,三个月、半年、一年、两年都可以。如果担心启平因为这段感情,在外面受委屈,我自信有我在,还没人能给他受这个委屈。二老消消气,我们改天再来拜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示意赵启平告辞,不料赵爸爸说:“不用再来了。赵启平,今天从这里走出去,就别再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下懵了,茫然地看向父亲,又看向母亲。最不能接受的一句话,从噩梦变成现实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原地站了半分钟,拉起谭宗明的手,头也不回往门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老谭:心疼得稀碎稀碎……

不是所有真爱都会得到祝福,不是所有家庭都能够沟通。有时越是高知家庭,两代人的距离越远。

(其实我特理解赵爸。)



评论(145)
热度(574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