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十九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十九)痛的本源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的春节出游计划被迫取消。


        情人节那晚回家,两人都没怎么说话。赵启平一直在发呆,谭宗明默默倒了杯水放在他手边,也没多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劝他哄他都是压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临睡前,屋里都很安静,小满看人脸色,也不敢叫。避而不谈不是办法,谭宗明只好开个玩笑:“想了一晚上不说话,怎么,今天我先回去睡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正在换睡衣,听见这话一愣,紧接着扯下毛衫摔在床上:“你发什么神经!”

        吼完三步两步迈过去,使劲推了谭宗明一把:“谁让你走了?谁让你走了?我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本来想开个玩笑,万没料到赵启平会气成这样,赶紧来抱他:“没说没说!我逗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情绪失控来得太突然,赵启平自己也没想到,一面气得浑身发抖、粗气直喘,一面又觉得自己在无端发火、无理取闹,光着膀子戳在谭宗明怀里,好不尴尬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夜半睡半醒间,赵启平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回到读博的时候,身边没有一个人,只有看不到头的压力和能把人逼疯的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满身冷汗醒来,特别想翻身抱住谭宗明,可是又硬撑着忍住,不想把这点脆弱都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谭宗明出面,也不用谭宗明想办法,他要自己解决好这一切,而且也只能他来解决。


        除夕转天就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爸妈要求赵启平这个年必须在家里过。爷爷奶奶也在,一家五口,年夜饭吃得很平静。赵爸爸说到做到,对情人节的事只字不提,像没发生过一样。收拾碗筷的时候,赵妈妈按捺不住,冲赵启平使个眼色,小声问:“断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低着头,把碗筷摞在一起,端起来往厨房走。赵妈妈急急地追进厨房:“我问你,断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碗筷放进洗碗机里,赵启平鼓起勇气,回头迎着她的目光:“妈,如果我断不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呀!”赵妈妈又急又气,关上厨房门,压低声音,“怎么就断不了?以前那个小曲,不是也说断就断了?平平,你又不是天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断不了,你们就不认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说到一半鼻子发酸,他背过身去调整情绪,没让他妈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爸那个脾气,你又不是不晓得!”赵妈妈拉住他,耐心劝道,“这件事上不许犯拧。你王阿姨还说,过了年给你介绍女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!你陪爷爷奶奶看电视吧,厨房放着我收。”赵启平提高声音打断她,消极抵抗。


        爷爷奶奶年纪大,早早回房休息。赵启平盯着电视走神,反复读谭宗明上飞机前发来的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京时间的除夕夜,谭宗明正好在飞机上,所以提前发了拜年微信,说了很多很老套的吉祥话,如果人在跟前,赵启平一定要嘲笑他、叫他“二叔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拜年的最后,谭宗明说:平平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想,有些事可能永远不会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电视还在播,赵妈妈有些困了,赵爸爸坐在沙发上看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印象中,无论何时何地,老爸都能旁若无人地读下去。他一辈子严格自律、冷静专注,在赵启平心中,“父亲”这个形象是一座高山,不可撼动,只能仰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了解爸妈,也理解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爸妈清高一辈子,到这个年纪,天伦之乐没享成,还要因为儿子的事被人议论、被人戳脊梁骨?还有爷爷奶奶,等着盼着四世同堂的爷爷奶奶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真实地爱着谭宗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在一起时,十年也过来了,在一起之后,他突然发觉“爱”原来是这么一回事:不需要取悦、不需要刻意,只要跟所爱的人在一起,就会发自内心地快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太早慧也太通透,在家人朋友面前,一直是个懂事又潇洒的“大人”,早早明白这世界的规则与虚伪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在谭宗明面前才是个小孩,唯独谭宗明愿意让他做个小孩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贪婪是本能,是人身上无法剥离的动物性,是痛苦的本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家和谭宗明他都想要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春节漫长又短促。赵启平一边度日如年,一边又面临“最后期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假期过完的那天,就是赵爸爸“一周时间”的最后一天。一个假期赵医生焦虑烦躁掉头发,不但没胖,还瘦了好几斤,谭宗明悬着心,也没吃好睡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家唯一舒坦的是小满,跟着安迪去江南小镇住民宿,每天抓鸡捞鱼撵鸭子,到处卖萌求投喂,视频里胖得跟换了条狗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年初五晚上,赵启平不顾爸妈和爷爷奶奶反对,坚持要回自己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回来了。顶风冒雨地,没回别墅,从机场直接到嘉林花园。赵启平打开门看见人,立马扑上去,撞得谭宗明往后退两步才站稳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想我?”谭宗明笑着亲亲他的耳垂,“给你带了礼物,要不要看看?”赵启平摇头,致力于加深拥抱,使劲闻谭宗明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这么主动,谭宗明反而心疼。“在家里受委屈了?”他揉揉赵启平的脑袋,“平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抬头去吻他,把接下来的话都堵回去。什么都不用说,谭宗明也什么都不用问,两人一路纠缠到卧室,在对方身体上补足思念与慰藉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说你爱我……”赵启平在疯狂与迷离的边缘坚持,眼角蓄着一点水光,热切地看着谭宗明,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谭宗明虔诚地答,“我当然爱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折腾到半夜,赵启平又困又要求洗澡,谭宗明去拧了条热毛巾,回来赵启平已经睡得无知无觉。赵医生平时高冷又潇洒,睡着了特别没防备,仔细看有点傻乎乎的孩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睡吧,谭宗明想,狂风暴雨留给明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第二天一大早,天还没亮透,赵启平就匆匆出门,只留下一张纸条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静一静,别找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下面一行字迹潦草,像是临时加上的: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安全,会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十年后又一次跑路的小赵:!!拔X就跑真刺激

最近真的太忙,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
做一个半月更作者。


评论(105)
热度(560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