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十七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十七)坠入现实
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就这么巧。赵妈妈参加同学聚会,地点在嘉林花园附近,结束后想顺便看看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儿子没在,屋里蹿出一只“大狼狗”,吓得赵妈妈差点摔跤——小满白天在小顾家里玩了一天,刚给送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吓得半天才缓过神,赵启平电话不接,又急又气又担心,跟小满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快一个小时,把各个房间卫生打扫一遍、冰箱里该扔改换的都弄好,赵启平的电话才打过来,颤颤巍巍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?电话也不接!家里怎么有狗?不是说了不能养宠物?”电话那头火山爆发,“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家?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握着电话,结结巴巴:“姆妈,那是朋友的狗……我没在上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在哪?出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,有点事来北京一趟。妈,这么晚了,找我有事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启平,我看你是翅膀硬了呀。”赵妈妈话锋一转,冷冷地说,“有新情况还瞒着我和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背后一寒,“妈,你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卫生间另一个牙刷是谁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如临大敌,一身冷汗,赶紧回忆家里有哪些蛛丝马迹,抬起眼睛惊惶地向谭宗明求救。谭宗明叱咤风云十几年,一个主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呀!还想瞒到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妈妈心细,多出来的牙刷、毛巾都被她发现了。其实一进门看见两双拖鞋,她就觉得隐隐有些奇怪,不过都是男式的,尺码又差不多,就没再多想。包括谭宗明留下的睡衣、西装、剃须刀、香水,林林总总,她都以为是赵启平的,人长大了风格成熟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牙刷……是我朋友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孩子?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借住两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撒谎!客房床铺都没动!还是我上次帮你整理的!”赵妈妈穷追不舍、咄咄逼人,“谈恋爱又不是坏事,妈妈也不是老思想,正正经经的女孩子,有什么好瞒着我们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吓得脸都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妈……”赵启平急中生智,咳嗽两声,添油加醋说自己生病,承诺“回去再好好交待”,又被训斥半天“不知道好好穿衣服”,才算是掀过这一篇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上电话,赵启平和谭宗明面面相觑,都没说话。关上灯,谭宗明在黑暗里摸到赵启平的手,轻轻握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前,谭宗明总夸小赵同学“家教好”,站有站相坐有坐相,端方有礼。赵家父母是很传统的知识分子,对孩子期望很高,要求也很严格,一直到现在,很多事还要过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京这一趟,赵启平得了流感,回到上海烧了好几天。唯一的好处是当妈的心疼儿子,看他生病,没再逼他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算没白受罪。”赵启平说。可是谭宗明挺难受,见不得他遭罪,更见不得他逞强。


        二月立春,上海已经暖和许多。玉兰在枝头打了小小的花苞,春节的气氛也浓郁起来。赵启平对着假期值班表左算右算,挤出6天时间,打算独自出去旅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这形势,他没法在家过年。家里催他相亲好多次了,现在又多了一个“怀疑对象”,大过年的阿姨婶婶八卦起来,可还了得。所以他宁肯再被骂一顿,也要“出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计划得特别好,去海南,谭宗明的别墅。谭宗明在洛杉矶和家人过完初二就来陪他,两人能在一起待两天半。


        情人节那天,赵医生下班打车到南京路,一路小跑穿越上海最繁华的地段。好多人回头看他——帅气挺拔、手捧玫瑰,任谁也知道要赴心上人的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特别喜欢给谭宗明送花,一来是谭宗明什么都不缺,唯有鲜花,放在家里办公室里都好;二来赵启平在浪漫这事上有点古典主义情结,想做谭宗明的情人,也想做他的王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约会地点在和平饭店楼上的华懋阁,双人间,窗外是外滩夜景,窗内还留有老上海的风情。谭宗明特意选在这里,西装领结三件套,特别像电影里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这么浪漫?我可不敢进了。”赵启平背着手站在门口,露出半个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去请你?”谭宗明作势起身,赵启平溜进来,从身后“变”出一大束玫瑰,捧到谭宗明面前:“情人节快乐,我的美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造反。”谭宗明笑着骂他,接过花放在一旁,伸手把赵启平拽过来,隔着皮衣握他的细腰,“又穿这么少?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碰我腰!你昨天掐的印子还疼呢,都青了。”赵启平赶紧躲开,脱掉皮衣外套,露出里头的衬衫,立体剪裁,得体又时髦,他们前阵子在澳门买的,还没穿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医院同事都说这件衣服特别好看。当然啦,主要是我穿比较好看,哈哈哈。”赵启平嘚瑟完,又觉得有点羞耻,只好大笑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看着他认真地说:“没错,确实你穿才好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点了法式大餐。赵启平心跳一直很快,他最怕谭宗明再来个“当场求婚”,可是隐隐地,又期待谭宗明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早把礼物——一瓶“雪松”香水送给了谭宗明,一直到上甜点的时候,谭宗明都没什么表示。赵启平只好装作不经意地问:“我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谭宗明从兜里掏出一叠明信片,大溪地、好望角、富士山、樱花雪景,美是很美,但只有明信片吗?赵启平一脸懵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计划带你去这几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,曾经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,一定要有个……‘仪式’,或者承诺,白头偕老,永远在一起。现在我觉得两人在一起,最好的是经历,是此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到现在,我反而没那么在意是不是过一辈子。我希望我们能共同去看一些美好的地方,享受当下。说得直白一点,哪怕你将来改变主意,我也会尊重你所有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何时何地,我希望你每一天都是快乐的,多一些好的经历,不要委屈自己,就算是为了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说得特别温柔,又深情款款,好像要把一辈子的耐心给眼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从哪一个瞬间起,他和过去彻底和解,对未来也不再有执念。在一起这段时间,赵启平给他带来的甜蜜远大于预期,他已经没有遗憾了。谭宗明想把以后的主动权都交给赵启平,只要是赵启平想要的,他都努力成全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颗心被浓稠滚烫的情绪包裹,是感动,也是十年离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过去抱住谭宗明,久久不放开。谭宗明只好逗他:“你看,心急什么?我本来想吃完饭再送礼物的,就知道你要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哭了!”赵启平嘴硬,但依旧埋着头不肯起来。过一会儿又小声反问,“谁说要改变主意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饭后赵启平执意要去和平饭店著名的露台看风景。这一晚不算很冷,露台上风也不大,到处是牵手或相拥的男女,有年轻的情侣,也有两鬓皆白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走在前面,谭宗明去牵他的手,“平平,不要往下看,当心头晕。”赵启平没挣开,回头笑笑,“我才没那么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愣住了,仿佛听见美梦坠入现实的碎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父母,也身着盛装,手挽手站在不远处,正呆呆地看着他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吼!正面遭遇战来了!

首页又不显示更新。。求蓝手(ಥ_ಥ)


评论(126)
热度(642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