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十三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新目录  之前的目录 


(十三)往后日子长着呢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的话犹如平地一声雷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内心惊喜、表面平静,维持宠辱不惊的大佬风度,配合地点点头,淡化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顾自然要刨根问底。赵启平只能敷衍:“啊呀 反正机缘巧合就熟了,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反正……他人真的很好,你不用把他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几乎喜出望外了。他以为赵启平在外头不会显露出一点熟稔的样子,万没想到赵启平会这么说,会把他当“自己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,尽管小顾在场,他还是忍不住给赵启平夹了一筷子虾。


        寒流来到上海,气温降到零度,天气预报说有雨夹雪。赵启平大周六的来值班,结果值班室空调坏了,冻得不行,中午就在微信里跟谭宗明嚷嚷,晚上要吃火锅。谭宗明满口答应:“好,听你的,我去订位置。还去上次那家小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挨到晚上,谭宗明电话打过来:“平平,实在对不起,吃不了火锅了,我今晚得回趟佘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赵启平有点失望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谭宗明犹豫了一下,“家里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那头明显不高兴了,语气冷冷的,“行,我知道了。我在工作,挂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要挂电话,谭宗明又叫他:“平平!没别的,你别多想,我们家狗好几天没见我,闹情绪不好好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养狗?什么狗?多大了?”赵启平挺惊讶,反应过来又赶紧补一句:“不是,谁多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在电话这边憋笑:“我多想了。好啦,好好工作,天冷,下班早点回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差不多一小时,赵启平电话主动打过来,大大方方、敞敞亮亮:“谭宗明,嗯……我能去你家看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能。且提供宾利上门接送服务。


        闲聊时安迪说,小曲管赵启平叫“嗲赵”。谭宗明觉得虽然小曲这姑娘极不靠谱,但“嗲赵”两个字,真是绝了。赵启平那骄傲神气、理所应当的模样,除了一个“嗲”字,再没别的语言能形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开车医院门口接人。赵启平一看他的车,马上提出新要求:“我要开,你给我指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雨夹雪已经来到,路上有点堵。谭宗明坐在副驾驶上,两人都不着急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说起买车,说起加班,说起上海和洛杉矶的冬天。“你养的什么狗?给我看看照片呗。”赵启平一直喜欢小动物,谭宗明从手机里翻出来,趁堵车拿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哈?”赵启平哈哈大笑,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你堂堂一个霸道总裁居然养二哈!画风不搭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我觉得挺可爱。”谭宗明跟着他一起笑,笑过之后意味深长:“我答应一个小朋友,要给他养只雪橇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开始没明白,仔细想才回过劲,差点追尾,猛踩了一脚刹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赶紧喊他:“平平!”赵启平绷着脸,没吭声。最堵的一段路开过去,赵启平低声问:“你养了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差不多一年前吧。”谭宗明老实交待,“那时候刚知道你是小曲的男朋友,正好一朋友家的哈士奇生了几只小狗,挺可爱的,我就留了一只。平平,当时我没想要打扰你的生活,也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赵启平相信。不打扰对方的生活,他完全理解,过去这一两年里,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一来给自己留个念想,二来……我……”谭宗明突然有点难以启齿,“我想,要是安迪邀请小曲你们来我家开party……不是能多个玩伴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是亿万富豪了,已经站在人群巅峰、足以俯瞰众生了。可是感情面前,人人平等,哪怕有千分之一让赵启平开心的机会,他也下意识地要去做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喉咙堵得难受,过一阵子才骂:“你傻不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。”谭宗明说,“最傻的是当年把你放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……”赵启平鼓足勇气,“怎么没来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谭宗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平,当年……我也年轻气盛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曾经托人打听,赵启平回国读了博士,还交了女朋友。当时气得砸了好多东西,照片也删了不少,哪里低得下头去找人。也是到后几年,他才又把回忆捡起来,看淡了是非。


        等红灯时,赵启平右手垂在档杆上,谭宗明自然地把手覆上去,赵启平没躲也没闪,两人什么都没说,手就那么叠放在一起,像是无声的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绿灯亮起,赵启平单手把握方向盘,右手没挪开,执拗地留在谭宗明手下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,赵启平目视前方,胸膛起伏,努力压抑着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心里软得一塌糊涂。下一个分岔路要转弯,他把赵启平右手放在方向盘上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开车。往后日子长着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日子长着呢,日子长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十年,不也眨眼就过去了?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把车开得飞快,一路毛毛躁躁的,到谭宗明别墅门前,一把倒进车位,不管停得多歪,扯下安全带,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喊他:“平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头扎进谭宗明怀里,紧紧搂着谭宗明的脖子,心跳急促而有力。谭宗明愣了几秒才回抱他,心潮澎湃,又百感交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十年间,身边多少红男绿女,他们都有过逢场作戏,也有过认真尝试,特别是谭宗明,到这个年纪和地位,烈火干柴、细水长流,哪一样没经历过?然而不管跟谁,他总觉得差点什么,不及当时情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是当时年轻,把感情看得太重;又或者是白月光、朱砂痣,得不到才忘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再遇赵启平,他才明白,不是得不到才忘不了,是尝过了烈酒,再喝什么都是白水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勾着谭宗明的脖子,又不好意思起来,小声问:“你家二哈听话吗?会不会咬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谭宗明轻吻他的鼻尖,“我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鳄准备咬人了,大家快跑!


努力康复中~~谢谢亲爱的你们


评论(122)
热度(671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