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六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我的目录


(六)你到底要干什么


        自打和谭宗明重遇,赵医生就没过几天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像一块大石压在心上,他总觉得谭宗明在步步紧逼,又不断安慰自己不要多想。绷紧许多天的神经,终于被谭宗明一巴掌打断,隐忧终于化作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的确在撩他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回上海的飞机颠簸不已,赵启平蜷在座椅上,承受来自气流和回忆的双重冲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飞机落地,医疗队就地解散,同事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晕机了。头晕目眩面色惨白,一直在强撑,下飞机时还分出注意力小心避免和商务舱某人打照面。大家一散,他冲进卫生间狂吐,吐完用冷水洗把脸,才勉强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走出卫生间,最不想见到的人,就在门口等他,还一脸关切,眼神里写着“还好吗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好,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你想回到过去就要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各自生活十年,现在来招惹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径直往前走,就当没看到。谭宗明有点着急,紧赶两步拦住他:“平平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!”赵启平吼了一声,几个匆匆经过的行人回头往这边看。谭宗明没松手:“你脸色很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不说话,使劲甩开,拖着小皮箱大步往外走,几乎要跑起来了。谭宗明只好狼狈地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甩不掉、走不脱,赵启平一边加速一边在心里鄙夷自己,怎么去了趟青海,画风从青年医生一下变成别扭言情剧了?


        晕机劲儿没过去,腿有点软,赵启平十分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摔倒,谭宗明要是再冲上来扶他……那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脚步虚浮又气势汹汹,为了甩开谭宗明,一头扎进地铁排队的人堆里。过了地铁安检,四下看看没见到可疑的影子,他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赶上晚高峰,地铁上一股热腾腾的“人味儿”。赵启平挤在其中,掏出手机,看见两分钟前谭宗明发来的微信:“身体不舒服就别跑了。我走了,回去路上小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前谭宗明也是这样,体贴、周到、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像是天生的照顾者,对身边每一个人都很好,对待一面之缘的小顾都会帮忙开关车门、拎包递水,更别提对身边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的另一面。商场上杀伐决断,生活中细致入微,恨不得包办一切,以至于赵启平刚离开他的时候,很难适应一个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温存到极致,有时也意味着控制欲和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段时间,小赵同学特别反感谭宗明事事过问,明明自己也是个成年人,怎么在谭宗明眼里什么都做不好,从穿衣、吃饭、社交,到跟同学、导师打交道,什么事都要“教导”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小赵同学自尊心又强,常常反驳,不肯服软,吵来吵去,“关心”反而成了一条高压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地铁停停靠靠,有人拖着行李箱下去,有人踩着高跟鞋进来,有人倚着墙打盹,有人左右换换酸麻的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成年人的世界。疲惫挣扎,又不得不挨在一起,等待下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握着手机,突然有点怀念被人当做“小朋友”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可以理解当年的谭宗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“老谭”还是“小谭”,摸爬滚打几年刚站稳脚跟,不愿让他的“小朋友”在社会上碰壁吃苦,所以紧张过度、处处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看,当初他俩都太嫩,没法兼顾自尊与被爱。
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阔别半个月的窝,赵启平行李随意一丢,飞速冲个澡,头发没吹栽进床里,先睡个昏天黑地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隔壁咣当咣当,赵启平被吵醒,气儿不打一处来,漱漱口套个外套打开门,只见走廊里两个家电公司人员模样的小伙子,正在往隔壁搬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麻烦声音小一点。”赵启平挠挠头,“周末早上大家还在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吵到你了?”隔壁门口,一身穿家居服的高个男士奕奕然回身,微笑着说,“早上好,平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飞快冲回家,“嘭”地关上门。过了一分钟,门又打开,赵启平露出半张脸,谨慎地盯着谭宗明:“你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头发睡得乱蓬蓬,脸没洗,眼睛瞪得溜圆,皱着眉毛,脑门上写着“我一定是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下愣在原地,仿佛挨了远隔十年一记灵魂暴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物降一物。他就喜欢赵启平这款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穿得再讲究,在他眼里不过是个皮囊;赵启平随意穿条黑白相间的“奶牛睡裤”他都觉得可爱死了,要不是家电工人还在他一定要上前摸摸他、碰碰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谭宗明表面风度维持得很好,“我是你的新邻居,要不要来我家坐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嘭”地一声,赵启平家大门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脑勺上乱翘的小呆毛一闪而过,搔得谭宗明一阵心痒。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?谭宗明怎么住隔壁了?到底是不是在做梦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扑回床上,用被子蒙住头,断定今天起床方式不对,必须回去再起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走廊里声音小了,四周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缩在被子里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直到门铃大作,微信同时收到一条信息:“开门平平,不然我一直按下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什么破情节!烂俗偶像剧看多了吧!有钱人这么闲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杀气腾腾爬起来,一把拉开房门:“谭宗明你到底要干什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端着新鲜的披萨,看了两秒“奶牛睡裤”的另一半“奶牛睡衣”,认真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追你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

过多少年,平平都是可爱的。又是过渡章。


评论(101)
热度(655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