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三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我的目录



(三)过分的从来是你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原本理直气壮,谭宗明这么一问,他想起两人之间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去,噎得满脸通红,不知如何回答。尴尬间,余光瞥见谭宗明憋着笑看他,赵启平一下子气恼起来:“为什么不能,你心里没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。”谭宗明不慌不忙,给二人各添上一杯新茶,“我心里有数没数,赵医生最知道。”他刻意在后半句上加重了语气,揶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知道!”赵启平血直往头上冲,脖子都红了。他平时在医院跟小护士们斗嘴,最是牙尖嘴利,谁也说不过他,这会儿一句反驳也想不起来,只能任由谭宗明看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之我话说到了,你别耽误人家安迪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站起来要走,谭宗明也不拦,等他快到门口才悠悠地说:“赵医生,你可是来找我‘叙旧’的,安迪肯定已经定了我们楼上小餐厅的位置,中午招待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她说我先走了。”赵启平逃跑似的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知道我喜欢男人。”谭宗明大大方方说出口,没有半点不自然,“倒是你赵医生,急急忙忙来找我,又偷偷摸摸地走,以安迪的聪明,你猜她会不会来问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宗明!”赵启明转过身,狠狠瞪他,“你别过分!”


        谭宗明站起身,走到赵启平面前,看着他的眼睛一点一点变红,丝毫不心软:
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启平,你我之间,过分的从来都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僵持,办公桌上电话响了,安迪来电,谭宗明直接摁下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谭,我定了咱们茶餐厅的位置,带小赵医生上来吧!我也好久没见他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满意地拿起听筒,目光还停在赵启平身上:“好的,我们到点儿就上去。哦对了,帮小赵医生点一份肋眼牛排,五分熟,交代后厨火候千万不能过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小赵医生眼圈红透、小脸儿耷拉,受伤小动物一般戒备又紧张,他才收起欺负人的心思,“我还要上次的通心粉。还有,记得点一份牛肝菌蘑菇汤,让后厨煨着,我们到了再上……嗯,等会儿见安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通电话打完,赵启平进退两难,走是走不成了,自己这幅德行,留下来也让人怀疑,他愣愣地站在原地,脑子里一团乱。谭宗明不再理他,回到茶台前,烧上一壶新水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咕嘟咕嘟的水声里,赵启平转过身,抬手擦了擦眼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换作十年前,谭宗明早就坐不住,要上前抱抱他,跟他道歉、哄他开心。那时谭宗明也还不满30岁,刚刚事业有成,喜欢一个人,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不会了。不能太惯着宠着,得让对方知道底线和分寸。谭宗明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趁赵启平没回头,谭宗明放肆地打量他的背影,从脚踝一路向上,过了脖颈突然一愣:赵启平有了白发。后脑勺、头顶、耳根后都有,一小撮一小撮,戳进他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回国、读博、当医生,接触形形色色的病人,以赵启平的脾气,这一路有多辛苦?谭宗明不敢再想,再想就要心软。注意到赵启平头发湿漉漉的,八成是淋了雨,谭宗明起身去隔间拿了一条毛巾,想帮他擦擦,犹豫一下又递到他手里,放低声音说:“头发擦擦干,当心感冒。来的时候没有带伞吗?我这里有,走的时候拿一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谢谢。”赵启平已经戴上“生人勿近”的面具,没接毛巾,往后躲了躲,“不是去吃饭吗?走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晟煊的顶层是个茶餐厅,360度落地玻璃窗,看景极佳,平时员工就餐、休闲商谈、接待客户都在这里。安迪让人安排了视野最好的窗边位置,远远地冲他们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出电梯就皱了眉:赵启平恐高,还挺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扭头一看,小赵医生果然已经感受到了危险,碍于面子佯装无事,但整个人像只受惊的猫,脚紧紧抓着地面,浑身紧绷又大义凛然地向窗边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还和十年前一样,一点输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心里偷笑,紧赶两步走到前头,先把最靠窗的位置占了,留靠里的位置给他,笑眯眯地说:“赵医生,请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一脸假笑!装什么装!赵启平在心里暗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不敢抬头往谭宗明那个方向看,怕看见窗外,也怕看见谭宗明本人。一顿饭几乎倾注了毕生的演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刚一落座,安迪就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,但她与老谭实在太默契,老谭神色自然、语气轻松,她就好好配合,不多问不多说,寒暄、玩笑都分寸适宜,赵启平担心的场面都没发生,三个人相安无事,倒真像是老朋友相聚。


        饭吃得差不多,赵启平推说下午有事,抓紧时机开溜,一分一秒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抬表看了看,叫他不要着急:“刚吃过饭,稍微歇歇再走。外头雨下得正大,恐怕不好走。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会儿,雨小一点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平常,像是普通的客套话。但赵启平听来特别假模假样,特别衣冠禽兽,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招在办公室里,不走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客气谭总,我……”

        他站起来告辞,正好越过谭宗明看见窗外高空,腿一软,赶紧稳住,坐回椅子上,迎着谭宗明关切的目光:“我真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。安迪你去我办公室,帮我看看市场部送来的预算。”谭宗明不再劝,起身挡住窗外,“走吧,我送送赵医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餐厅、走廊、电梯、大厅、车库,他们一路走,不断有员工向谭宗明打招呼,顺便偷看老板身边的大帅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特意带赵启平在前厅转了一圈,“下次你来找我,不用麻烦安迪,他们一定已经记住你了,直接来,不会有人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也不来了。”赵启平目视前方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我怎么觉得,你一定会再来,而且会经常来。”

        谭宗明说,“平平,路上小心,别开太快。”


        TBC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前一秒说好不宠后一秒……Emmm……

明天出差,今天加班来一发吼~~

评论(116)
热度(713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