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逃(二)

破镜重圆梗,更新缓慢私设多,他们都不完美

不介意的话走起~我的目录


(二)人在家中坐,柜从天上来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问我怎么知道……总之谭宗明真的不适合结婚。”安迪还要追问,赵启平一身冷汗,赶紧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知道?他当然知道!而且比谁都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这件事,他几乎忘了当年在阳光明媚的加州,谭宗明是如何带他在海边兜风,带他参加各种名流圈子聚会,带他逛洛杉矶大大小小的景点。他们一起去拉斯维加斯看过表演,也去阿拉斯加看过极光,总之美国留学生该玩该看的,谭宗明一样没少,全带他经历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记得他跟导师请了病假,偷偷跟谭宗明去阿拉斯加,出机场刚租好车,外面就飘起了雪花,等他们开到景区,一脚下去雪已经埋到膝盖。赵启平生长在上海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,兴奋坏了,下车就往雪地里跳。他着急去玩,却不会在深雪里迈步子,刚跑出两步一头栽倒。谭宗明赶紧来拉,他趴在雪里不动,等听脚步声走近了,翻身把谭宗明也拽倒,自己爬起来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没防备,摔得脸上、脖子里都是雪,怎么能放过他,两人在雪里缠斗打闹,零下30多度,脸冻得红扑扑的,身上却不觉得冷。谭宗明比他高一点,借优势把他压在雪里,双手垫在他脸侧,问:“还闹不闹?”赵启平又笑又喘,坚决不认怂,谭宗明再问,他就把眼睛闭起来。恍惚间一阵轻柔的温热落在脸上,似乎是一次触碰,又像一个吻,他猛地睁开眼,却被谭宗明拉起来,打发去后备箱搬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冰钓、滑雪、泡温泉、坐雪橇车,他想玩什么谭宗明都依,他说“以后你养只雪橇犬给我玩”,谭宗明也笑着答应。玩得太疯里衣湿透,嘴唇冻得发紫,谭宗明才把他拉进屋里数落几句,脱了他的衣服,用毯子裹住摁在壁炉前,又把他的脚放进自己怀里暖。隐约记得民宿女主人一直开他们玩笑,他急急地辩解,谭宗明只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直等了三天才看到极光。赵启平说像做梦一样美,太震撼了。谭宗明说,像第一次见你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过去了十年,但那一天一直烙在他心里。谭宗明从背后抱住他,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启平,我想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跳得厉害,一动不敢动,小声说:“谭宗明,你别这样,别人要看到了。”谭宗明当时年轻气盛,哪里管别人看不看得到,他却面皮薄得很,使劲挣扎不让碰。最后那个吻好像落在了他滚烫的面颊上,凉凉的,转瞬即逝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年谭宗明说:“你也许还不知道未来要走哪条路,但我已经选定了。我谭宗明这一辈子,不会和女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现在要祸害安迪了呢?!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差点摔了手机。曲筱绡又发了一个朋友圈,不知哪里的酒店,美食美景四张图,里面混着一张安迪和谭宗明相视而笑的照片,配文说“感谢谭总招待,亲爱的你今天美爆了。”2202的姑娘们都在点赞,一个个起哄说“俊男美女”,什么意思还看不出来吗?安迪这是铁了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开安迪的微信,揣摩语气半天,不知怎么开口。说到底,安迪也好谭宗明也罢,他都是“外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纠结挣扎两天,安迪先给他发了微信语音:“赵医生,那天我提了一句,老谭也说认识你。怎么不早说呢?最近哪天有空,咱们吃个饭聚一聚吧?也是老谭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这……这语气已经跟谭宗明是一家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思来想去,忍不住回复:“饭我就不吃了,还是想说,谭宗明不适合结婚,属于没法跨越的藩篱那种。当然,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祝福你,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,就当我没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正在家中看书的谭宗明接到安迪电话:“你出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一头雾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迪直截了当:“赵医生也知道你……那什么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想了想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这下麻烦了!”安迪简单讲了小曲发朋友圈的事,特别过意不去,“对不起老谭,我不该让小曲这么做,恐怕赵医生要误会你……骗婚……老谭,抱歉给你添麻烦了,要不我去跟赵医生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安迪,别担心,这事你别管了,我来处理,小包那边你把握好分寸,我们接下来和他还有一个合作。不过,你开心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上电话,谭宗明苦笑,误会不误会有什么要紧,他跟赵启平这关系,还有下降的空间吗?

        十年,有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忘了那些日子,内心没有一丝波澜;有时回忆又分外真实,好像那个朝气蓬勃的赵启平就在前方,在下一个拐角冲他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就是过去。他早已不再怀恋,只当是一段插曲。


        秋雨还没走,台风又来了。周六的窗外天色阴沉、风雨交加,晟煊集团大楼里忙碌依旧,老板亲自坐镇催项目,好几个部门都在加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气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,总算挂断,谭宗明喝口水歇歇,赶紧又把电话拿起来:安迪的内部号码已经亮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朋友来找你!”安迪话音落下没两分钟,办公室门推开,十年未见的赵启平站在他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腾地站起来,大脑瞬间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看上去还是那么瘦,挺拔得像一棵翠竹,眼睛还是那么明亮,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。老严给他看过照片,照片是一回事,真人是另一回事。赵启平站在面前,他能清楚看到,当年的小赵同学眼角有了细纹,两颊变得单薄,神色也比从前疲倦,是三十岁的模样了。时间像车轮一样碾过每个人,谁也没放过,谭宗明心里竟有些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喉咙动了动,也没说出话。谭宗明变化比他大,可是岁月好像特别奇怪,拿走了谭宗明的清俊,却给他添了成熟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找回声音:“谭……我今天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坐!坐啊……你看你来也不打个招呼……快,随意坐!”谭宗明突然打断他,领着他往茶台那边走,大声喊秘书,“小陈!小陈!赵总送我那饼普洱在哪?熟普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陈找来茶叶,他又把人撵出去,自己烧水泡茶,招呼赵启平落座。水壶呜呜地响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沸水,赵启平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来是为了安迪。”赵启平鼓足勇气开口,“我没告诉她,我说找你叙旧。谭……谭总,你和安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没接话,为两人斟好茶,迅速平静下来,认真看着他:“平平,你以前叫我谭宗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移开目光:“别说以前,就说现在。我直说吧,你……不能和安迪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放松下来,握着茶杯靠回椅背,好像和刚才换了个人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不能结婚,还是不能和安迪结婚?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腹黑大鳄缓过神儿了,要抓小狐狸了~

《将就》是一个不将就的故事,《总觉得哪里不对》是一个关于勇气和真诚的故事,《逃》也许会是一个诚实面对自己、面对过去的故事。

希望你喜欢~特别 @农家草莓铺  @【季节替而岁岁安】 你们看你们看柜从天上来这个梗我写完了!

评论(138)
热度(745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