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番外·别离

故事已经完结,目录浪起。最后一篇番外啦。


番外·别离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企业家谭先生要被青年才俊赵医生整蒙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前阵子,赵医生微信不回电话不接,总是说忙,一个礼拜不见人影,问急了还要被怼“有没有医生家属的自觉”;这两天,一会儿一条微信,核心要义是问“大佬有没有想你的宝宝”,害得中年企业家开会发呆、谈判分神,晚上还要面对灵魂拷问“我和安迪掉水里你救谁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是站在岸上指挥你救安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浪里小白条还用人救?!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赵医生嗲起来,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熟练运用上海话这一技能加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催谭宗明早点下班,他会打通电话,聊两句家常,沉默几秒,轻轻说“吾想侬了”,说完就挂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八百里加急地想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如赶上加班,谭宗明电话问他有没有吃饭,赵医生一边标准普通话严肃认真交待护士注意事项,一边对电话说“还么切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还行,护士先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科学道理。天冷他说“人类祖先抱团取暖”,天热他说“你排汗好皮肤比较凉”。天不冷不热他说“经常拥抱和接触有利于心理健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万个要抱抱的理由,反驳无效。

        搞得谭宗明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帅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赵医生丧起来,日月无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抱着小音箱去露台,半宿半宿听音乐,不让陪不听劝,睡着咬一身蚊子包,非让老谭给挠。

        气人又没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在全世界写满“心情不好”,然后在你问为什么时耍小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老谭有想法他可以拒绝,他有想法不能不搞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作为一代总裁,忍耐是有限度的。在某个暴雨倾盆赵医生又这不好那不好的时候终于发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下暴雨,保姆休假,谭宗明亲自下的厨,家常菜,蒸了鲈鱼,又煲了他俩都喜欢的莼菜汤。赵启平加班回来晚,浑身湿透,招呼不打就去洗澡,洗完躲进书房发呆,催了两三回,一桌菜凉透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忍无可忍,推开书房门,抱着胳膊问:“你吃不吃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如梦初醒:“哦,吃啊。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马上三遍了。”谭宗明站门口不走,“什么事不能吃完饭再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书桌上什么都没有,手机都没放,只开了一盏小台灯。赵启平垂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,整个人又丧起来,闷闷地说:“知道了,这就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有点生气,他问过好几次,赵启平都说没什么事含糊过去,非暴力不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也是,他催,赵启平就磨磨蹭蹭站起来,也不看他,径直往餐厅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,最近到底怎么回事?”谭宗明拦住他,冷着脸说,“饭菜都凉了,我拿去热一下。你去餐厅坐着,好好想想最近什么情况,等下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嘛!”赵启平立马毛竖起来,“让我解释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让你解释什么?!最近你这情绪一会儿好一会儿坏,到底怎么回事?问你几次也不说,这么大了还闹小孩子脾气?”谭宗明火气没忍住,总裁气场全开:“我看我们家要整肃家风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被训得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恍惚看见了一个假老谭。


        饭菜热好,谭宗明端着汤往餐厅去,赵启平还戳在餐厅门口,仿佛一棵倔强又委屈的小树苗,眼睛红红,呼呼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气已经消了。本来也没多大事,说清楚就好。刚往跟前凑一步,小树苗大吼:

        “谁闹小孩子脾气?!”


        敢情憋半天就为这句。谭宗明噗嗤一乐,好声好气劝他:“好啦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树苗坚决不为所动: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谭宗明安置好饭菜,擦擦手回来,扛树苗一样把他扛到餐厅。“你看,莼菜汤,你最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放下,树苗突然长出手,紧紧扒住他的背,整棵树都软在他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三周前,科室接到通知,医院有一个去美国交流一年的项目,内容主要是学习新技术和管理模式,骨科只有一个名额,领导倾向于赵启平。沈大夫年龄大些经验丰富,也想争取,但是有家有口的,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去,还是不去?

        换作过去,赵启平绝不会犹豫。可现在他和老谭在一起一年,放不开手,也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抽烟时沈大夫掏心掏肺,说老婆孩子丢不下,事业也丢不下,我多羡慕你啊小赵医生,想闯就去闯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也丢不下,他没法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抱着谭宗明,把缘由讲了,剩下的说不出口,整个人挂在老谭背上假装藤蔓。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握着他的手,心里说不出是何滋味。这样的时刻,他年少时经历过太多,只不过每一次,他都是离开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相隔两地,然后一方被孤独打败,没有了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身边诱惑太多,谁都不是圣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”谭宗明揉揉那颗圆脑袋,“我给你道个歉,不该发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又磨蹭一阵才放开手,却不好好去坐,挤在谭宗明身边装乖,要谭宗明喂他喝汤,假装自己没有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机会难得就去。才一年而已。”吃过饭,谭宗明认真帮他打算,“还说不是小孩脾气?就为这事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怕你守活寡!”赵医生枕在谭宗明腿上,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,“有没有良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       谭宗明一脸正气:“所有的心都给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离别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的主意一天三变。上午还在计划约老谭去看火箭队比赛,下午就想去领导办公室把名额退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黏人黏得撕不掉。谭宗明推掉好多工作,专心陪他,把刚在一起时没做的事情都做了,还嫌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提议周末去苏州,定了一间民宿。结果好好的园子,景没看,在房间里腻了两天;朋友娱乐会所开业,谭宗明带他去玩,刚坐二十分钟就回家,纠缠在沙发上,分享一支雪茄。


        临到分别,才知曾经有多挥霍。


        起飞前一天,赵启平不听劝,执意把自己灌醉,倒在谭宗明身上又哭又笑,蓄着一包泪,要他答应“每天想我三遍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时每刻都想你。”谭宗明抱着他轻轻摇晃,“宝宝,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喜欢你,为什么要喜欢你。”赵启平执拗地把谭宗明的手放在自己心口,“自从喜欢你,我的心就没放下过。你摸一摸,它是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有些痛恨这一年多来的感情,磨掉“赵启平式的骄傲”,徒留一身黏黏糊糊、难舍难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简直心要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多久没这么难受过?直到这个瞬间,他才发现自己有多离不开赵启平。好像这一辈子,心都要为他跳动,为他疼痛,跟随他去天涯去海角,再也不能完完整整地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一样,宝宝。”谭宗明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回来,求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是一个人去的机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大点事啊!离开谁还不能活了?

        昨晚哼哼唧唧的是谁?不认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洛杉矶的机场出来,走没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晟煊美国公司所在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特么又骗我???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个白伤心的小赵~~一个整肃家风的植入~~大概谭总未来视察美国公司会频繁一些~~番外各种拆虐梗,就当我有病吧23333
最后一篇番外啦,感谢你们陪我走到这里。昨天做了一场三千人大活动,一个月没日没夜的加班宣告结束,今天睡到下午两点才起来。然后给猫洗了澡哈哈哈哈,猫都气哭了……

好啦~下一个故事见吧~~


评论(207)
热度(834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