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橙子与猫殿下

【谭赵】总觉得哪里不对番外·出轨

故事已经完结,目录浪起来。



番外·出轨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一直觉得自己绝对不是会偷看伴侣手机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不小心瞥见谭宗明手机上闪过一条信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的月色真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当晚谭宗明晚归,喝了点酒,进门打个招呼就去洗澡。赵启平趴在床上打王者荣耀,谭宗明随手丢在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大佬,谭宗明有好几个手机,黑色这个只处理私人事务,知道号码的人很少,后盖刻着“Z”,赵启平有个一模一样的,背后刻着“T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谁啊这么矫情。而且老气。赵医生嗤之以鼻,继续荣耀。三分钟后第二条信息又点亮屏幕: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二十年前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那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哟呵?搞事?

        敢情今天背着我见老情人去了,等下一定要好好拷问。赵医生草草退掉游戏,摩拳擦掌伸胳膊伸腿儿。热身到一半,第三条信息来了,这回总算看清发信人单名一个“苏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晚还有时间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必须要动家法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跃跃欲试,想出二十种逼问方法,手不由自主摸向谭宗明的手机。开机密码先试老谭的生日,没解开;又试自己生日和门牌号,都没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浴室那边水声好像停了,老谭似乎洗完了。赵启平兴奋劲儿退了一半,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谭的密码他从没问过,慌忙之间,也不知怎么想的,把他俩第一次“为爱鼓掌”的日期输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解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不知该骂老流氓还是神经病。


        浴室传来吹风机的声音。还有三分钟偷窥时间。可是解开了开机密码,赵启平又不太想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没条件反射多看那一眼就好了,他什么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涉事手机像个烫手山芋,拿也不是丢也不是。犹豫之间,脚步声响起,谭宗明裹着浴袍走进卧室,习惯性揉揉他的头发:“发什么呆呀?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赵启平趴回枕头上,随手指指床边:“你手机有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其他感官却清醒得很,听见老谭换睡衣、回信息,把被子整整好,搭在他身上,说“躺好再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关灯的时候,赵启平假装不经意地问:“明晚你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个应酬。”谭宗明从背后抱过来,和他十指紧扣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赵启平没多说,也没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直忙到下班时间,赵启平才想起前晚的信息,心里开始打鼓。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间,先动心的总是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全世界都喜欢谭宗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很矛盾。一边占有欲爆发,特别想跟老谭问个清楚,一边又鄙视这样的自己,好像多在乎多卑微,一点风吹草动就敏感,十分不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更衣室来回走了两圈,心一横掏出手机:

        “谭宗明,今晚我要你陪我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大总裁正在五星级酒店包房等生意伙伴,接到电话有点惊讶:“怎么了启平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赵启平没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?”谭宗明看了看表,“还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就说行不行吧。”赵启平声音里透着焦虑,又不愿示弱,好像多说一个字就是乞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心情不好。谭宗明想想,小声问贺助理客人走到哪儿了,什么时间到,又问服务员菜有没有安排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问有答,赵启平听得一清二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很好。捉奸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自己是小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平,我这边大概8点半结束。等我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拿着手机面红耳赤,气焰完全熄灭:“嗯……你忙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开口怎么能算了。”谭宗明不放心,“这样吧,你来我们这个酒店,这里的露天西餐厅特别好,我这就让小贺给你订位置。你先吃,我一结束就上楼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助理什么人?什么办事效率?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还没插上话,他把牛排几分熟都安排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自己根本不适合别别扭扭、试探怀疑这一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赵启平老早就跟谭宗明约好,如果谁有移情的一天,直接讲出来,不挽留、不勉强,来个分手炮,藕断不丝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好了,如果,如果老谭变心,他一定要走得干脆潇洒,绝不回头,让谭宗明一辈子忘不掉他帅帅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预想永远比现实轻巧。


        牛排吃得差不多,谭宗明走上露台,带着一份刚做好的白汁河豚。宴席上这道菜做得好,他特意让服务员打包一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医生斜靠在椅背上,两根手指虚虚夹着一根细长的烟,一手支头,眯起眼睛听音乐。这天傍晚下了暴雨,夜风微凉,不似平时闷热。露台上客人不多,小提琴又轻又柔,像是为他一人所拉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‘苏’,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刚刚落座,被问住了,想了一想,“小坏蛋昨天偷看大人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启平认真看着他的眼睛:“不小心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尝尝这个,特别鲜。”谭宗明把白汁河豚打开,夹一块喂过去,笑得意味深长:“跟你一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头低下去,没叼筷子,一口咬在谭宗明手指上,抬眼瞪着他。谭宗明想起护食的小狮子小老虎,凶巴巴的小倔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啦行啦,好好吃吧。我再给你夹一块。”谭宗明仔细挑最细嫩的部分,“是我大学同学,Susan,最近回国,昨天见了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恋。”赵启平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算是吧。”谭宗明眼瞅对面要揭竿而起,赶紧又喂一筷子过去,“都二十年了早不记得了!那时候太小,什么都不懂。如今就是叙叙旧、谈谈合作,没有别的。怎么,赵医生介意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举起餐刀:“信不信我用这个也能解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信信。”谭宗明赶紧澄清,“启平,你别往心里去,真没什么。她们公司有个项目我挺感兴趣,见面也是为了这个。你人在这里,我怎么可能有空想别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赵启平条件好又年轻,长久以来,不太放心的一直是谭宗明。赵医生吃醋?特别惊喜,特别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要提前打申请,不许单独见。”赵启平表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听赵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在偷着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宗明收敛神色:“哪有。河豚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医生下巴一抬,闭上眼睛张开嘴:“还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初恋还真有点撩拨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谭宗明一丁点都没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见过赵医生以后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勾人这事儿的标准,被抬得实在太高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吃河豚吃河豚~~气鼓鼓的小河豚~~
最近又忙又丧,小河豚也无法拯救我。

评论(154)
热度(932)

© 大橙子与猫殿下 | Powered by LOFTER